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少妇的乳头与两个男人的肉棒

少妇的乳头与两个男人的肉棒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沈总和JACK扶着小依躺下。

“把腿打开!让我看看被绳子磨成怎样了?”

小依顺从的在众人前把腿张成M字形,原本应是女性最私密的部位,在男人

贪淫的注视下完全被看光了,那闪亮着淫汁的唇肉和耻缝,因充血而显得异常肥

肿,娇嫩的股沟被磨得泛红,还好没有受伤或破皮,倒是菊花蕾上的穿环把小小

的肛蕊勾得有点凸起来。

“真可怜!我帮你消消肿吧!”JACK脱掉裤子,光着屁股蹲在小依的脸

上方,一旁的麦可送来一包碎冰和一瓶软膏。

“先来点冰的!”JACK拿起一块冰块,轻轻的碰触小依泛红的耻丘。

“哼!”原本发烫的嫩肉被冰块触及,小依忍不住发了一个寒颤,股沟肌肤

和秘缝里鲜红的黏膜同时用力缩紧。

“放松身体!凉凉的会很舒服呦!”

JACK一边在肥美的耻丘和毛堆间慢慢移动冰块、一边出声指导,溶下来

的冰水延着耻丘周缘往下流染湿了床褥。

“嗯……好冰……哼……讨……厌……”小依边扭着屁股边呻吟,听不出她

是讨厌还是喜欢。

沈总也拿起一颗冰块在她脚掌上轻轻划起来。

“呀……”五根秀气的脚趾用力的张合,小依忍不住双手紧紧握住JACK

蹲在她头两侧的腿踝。

“这里也放一块吧!”麦可捡起一颗碎冰轻放在她紧致的肚脐眼儿上。

“……好冰……”

光滑如缎的柳腹激烈的起伏,冰水一下子就被体温溶出来,沿着迷人的腰身

两侧往下流,这种挑逗方式,让小依的身体陷入苦闷而忍耐的被虐感中,而JA

CK手中的冰块已慢慢靠近濡湿的裂缝。

“哼……”

小依全身都在激烈起伏,JACK的动作愈故意放慢、火烫的裂沟期待被碰

触的矛盾感就愈强烈。

“好好享受一下吧!嘿嘿……”JACK发出让人讨厌的淫笑,手拿的冰块

终于触及红嫩的小阴唇。

“呀……啊……”小依发出颤抖的呻吟。

“怎样?舒不舒服?”

“……不知……道……好……冰……”

冰块延着阴唇边缘来回磨擦,皱嫩的肉片好像会发抖一般。

“把冰块放进洞洞好吗?”

“不……不可……以……哼……”小依软弱的哀求,从她的声音听不出有一

点反对的说服力。

JACK用手掌将足足还有桌球大小的冰块滚到火烫的嫩穴口,“啊!……

不行……”小依没料到冰块真正触及肉洞是那么冰冷难受,忍不住哀号起来,两

条腿也想夹住,沈总连忙推高她的腿弯。

“不要挣扎!等一下就习惯了”

JACK将冰块慢慢的往下压,小依感到大腿根和阴道都快被冻麻了。

“不……不……行……”

两脚的趾头也用力的握紧,虽然她的脸被JACK的屁股挡住看不到现在的

表情,但从颤抖号叫的声音就可感到有多难受,然而JACK还是把整颗冰块都

塞入红红的小肉洞里,小依到后来痛苦的几乎叫不出声来。

“好了!都进去了!现在用这个塞起来,等冰块溶掉就可以了,听说这样可

以让阴道更紧,等会儿我们就有福了……嘿嘿……”

JACK一手压住小依的嫩缝,一手取出一条皮制的丁字裤,交给沈总帮小

依穿入两腿套上去,两人联手将腰带用力往上拉到最高,让皮裤淫秽的绞入小依

柔软的三角丘,在她赤裸性感的两腿间扯成细细一条,如此不论她再怎么挣扎也

无法将阴道内的冰块挤出体外。

“呜……不要……”

小依的身体不断发抖,口鼻喷出的气体激烈吹袭着JACK的胯股。

“这样就可以玩别的地方了。”JACK再拿起另一颗冰块,开始磨擦丰颤

奶肉上软嫩的乳头。

“啊……好……冰……”

小依终于忍不住挣扎抵抗起来,麦可和泉仔立即上前一人一边的抓住她两条

胳臂。无法反抗的小依只好在床上苦闷的挣动,腿根间已开始流下大量的溶水,

乳头也慢慢的被冰块按摩到站立起来,约莫过了几分钟,屁股下的床面已湿了一

大片,随着JACK和沈总不断用冰块刺激她的乳头和脚底,小依慢慢从挣扎变

成认命的扭动,痛苦的叫声也渐渐转成辛苦但规律的呻吟。

“应该可以了!换用热的让她爽一爽吧!”

沈总脱下她的丁字裤,再命她张好双腿,原本被绳子磨擦得发肿的肌肤已消

退,肥红的黏膜也缩回去变得更紧致,但是阴户深处残存的寒气竟使得迷人的胴

体无法停止的颤抖,JACK从王叔手中接过一条刚从蒸炉取出的热毛巾,轻轻

的盖在发抖的耻缝上。

“哼……”小依无意识的喘了一声,被冰块冻得发麻的私处遇到热毛巾温柔

覆盖,两种极端的调和刹时令她整个人都酥了。

JACK进一步用手指隔着热毛巾轻轻的按摩她肥软的耻处,一阵阵温痒的

暖流抚慰着刚受到蹂躏的阴户,小依整个人在床上舒展开来、嘴里发出舒服的呻

吟。

“很爽的样子!”

JACK揭掉毛巾、含了一口热水,弯下身去抬高小依的屁股,把嘴压在黏

腥的湿缝上慢慢将口中的热水注入阴道里。

“啊……”滚热的水流进子宫、阴道黏膜产生难以言喻的舒畅感,小依激动

的扭动身体呻吟。

JACK看她反应激烈的样子,索兴将滑烫的舌头伸入里面恣意的搅弄,小

依被一波波甜美的刺激冲击得神智不清,不自禁的把小嘴凑上JACK的肛门,

体贴的舔吮来回报……

“唔!”这会儿换JACK舒服的闷哼起来。

两个人就这样在玉彬眼前赤裸裸的呈69姿势互舔下体。

“唔……真爽……”

香滑的舌片抚舔敏感的肛门,JACK舒服得全身毛孔都敞开来。互舔了一

会儿,JACK的嘴离开小依的耻缝,不过小依仍然双手抓着他的脚踝,卖力的

帮他濡舔肛门。

“唔……你……真会……舔,看来我……也要好好奖励你……”

他挤了一大段刚才麦可拿来的软膏在手掌上,抹匀后开始按摩小依柔嫩的耻

沟和肉丘。

“嗯……”

小依舒服的直动双腿,这软膏有滋润肌肤的效果,不过刚涂抹时会产生温热

感,JACK玩女人的技巧相当老练,在按摩时指尖总是有意无意的刺激阴核和

抠挖肉洞,却又不让她得到太多的满足,小依被挑逗得一直扭动,呼吸变得淫荡

而浓浊,鲜红的耻洞早以盈满淫水,沈总看她已完全把持不住,更趁时把嘴凑上

去吸住她的菊花蕾

“唔……”小依像被电流不断袭殛似的扭颤,两片香唇和一条嫩舌把JAC

K的肛门吸舔的啾啾发响。

“哦……真……爽……”JACK被她吸得有点蹲不稳的感觉,原本垂在两

腿间的老二又开始蠢蠢欲动。

“……小贱人……没想到你这么淫荡……喔……连男人的屁眼……你都肯这

么舔……唔……好!……我也来……玩死你……”

JACK被她的特别服务搞得浑身骨头都发软,小依的自甘作贱和完全顺从

激起他强烈的征服欲,令他更想淫虐她来得到满足和刺激,于是当下就把食指和

中指连根插进湿漉漉的嫩穴内尽情抠挖搅动,滚烫的黏膜随着手指的拌动而发出

清脆的水声。

“啊……”

小依那禁得起这样两根粗长手指在她阴户内乱搅,整条阴道好像快熔成沸水

一般,虽然已是头晕目眩,但为了回报JACK赐予的快感,她忍着阵阵酸麻的

冲击、喘着热气的小嘴慢慢从男人的肛门吻到垂在胯下的肉袋,火烫的软唇和灼

嫩的舌尖一口口的为JACK亲舔丑陋的卵囊,JACK的手指也更激烈的挖弄

小依的嫩穴奖励她,两根在阴户内进出的手指头已黏满稠稠的蜜汁。

“嗯……哼……”

小依被他挖得全身酥颤,索性整张脸埋入JACK的股沟里,滚热的小嘴吞

进整团肉袋,用舌头不停追逐两粒滑溜的睾丸。

“喔喔……真爽……快受不了了!啊……这女人……这女人真是……太淫荡

了……”

正在吸小依肛门的沈总也抬起头来,兴奋的道:“是啊!妈的!以前在公司

想上她都想得快疯了……没想到现在我们一起享用,她倒变成个浪蹄子了……嘿

嘿……”

任由他们不断的言语羞辱,小依还是努力的含舔JACK的阳物,含过了肉

袋又仰起脸来舔着肉棒下方,JACK咿咿哦哦的喘着气,肉棒也开始一抖一抖

的长大,他手指快速的抽插湿淋淋的嫩穴,一边指导小依:“喔喔……很好……

舔……舔龟头下面……”

小依也快被他抠穴的手指给弄疯了,雪白的身子在床上拼命扭动,红嫩嫩的

舌尖激情的磨擦紫色龟冠下方的接缝。

“受不了……一起上吧!把这小骚货操翻给她老公看!”

JACK往后退抱起小依,接着自己也躺下去,小依赤裸裸的仰卧在男人的

身体上。

“让沈总的肉棒先疼你。”JACK在她耳边轻轻的道。

“嗯……人家……好热……”

小依不安份的在JACK身上扭动着,这样二条光溜溜的身体叠在一起,刚

好方便在下面的JACK上下其手爱抚她温香的胴体,事实上他一双大手也正不

客气的搓揉着小依胸前两团滑嫩的乳团,被揉的哼哼娇喘的小依,两条腿举得开

开的等男人肉棒插进来,沈总一只手已开始在套弄自己的肉棒,而且丝毫不浪费

时间的把脸埋进小她两腿间舔着黏腥的耻缝。

“呀……好……痒……插我……快点……”小依被舔的一边扭一边叫。

沈总把肉棒弄硬后,蹲在小依的下体前,将龟头顶在红嫩的肉洞口,慢慢顶

入。

“哼嗯……”小依蹙起眉头满足的呻吟起来。

紫亮的肉冠将唇片向两边挤开,肥软的黏膜慢慢吞噬了巨大的肉棒。

“这样搞好像三明治哦……嘿嘿……真她妈的有够淫乱……”JACK兴奋

的说道,他一双手激烈的搓揉小依的乳房,身体完全在他们掌握下的小依,全身

流满兴奋的汗汁、用力的呻吟扭动。

“唔……真好……这就是我……一直……朝思暮想的小穴……”

沈总把整条肉棒都送进小依的嫩穴内,紧实的包裹感让他感动的想哭。

“舒服吗?舒服的话要谢谢沈总哦,快点说!”JACK边揉着小依的乳房

边在她耳边说。

“啊……舒……服……谢……谢……沈总……”小依无耻的照着他的命令回

应,她可怜的丈夫在一旁脸色已是一阵青一阵白。

“人家继然谢谢我们搞她,我们不能让她失望,联手让她升天吧!”

沈总双臂撑在床上开始前后推送起屁股,JACK也配合著他的进出在小依

雪白的肉体上尽情爱抚。

“啊……好舒……服……嗯……”小依被上下夹攻得喘不过气来。

“把腿张大一点!让沈总好好干你!”

JACK抓住小依两只脚掌向两边拉开,一双修长雪白的玉腿呈V字形,沈

总开始使出浑身解数扭动屁股、湿滑的怒棒像捣杵般猛干她紧紧的嫩穴,美丽的

胴体完全失去抗拒的随着撞击而起伏。

“唔……啊……亲……我……啊……”

她两条雪白的胳臂往前伸想搂住沈总,沈总那里受得了这种诱惑,当下压到

小依身上疯狂的索求她的双唇和香舌,二个赤裸的男人中间夹着雪白无暇的女体

在床上玩着淫乱的游戏,小依一边和他们亲嘴一边忘情的扭动、吟叫,两条腿紧

紧的夹住沈总的身体,双手也在他赤光的屁股和背上乱抓。

“真好……快疯了!……哦!……”

“好爽!这……骚货……今天一定玩死你!……”

两个男人一边满足的对话、一边粗暴的奸淫着小依,沈总整个人压在小依温

香的胴身上,汗亮的屁股啪啪的激烈伏动,粗大的肉棒插得小依销魂的哀叫声在

室内放肆的回荡。

“好了没……换我干干看……”

JACK把小依先让给沈总干,自己在下面抱着她湿滑滚烫的身躯,早已积

了一肚子的欲火,终于忍不住向沈总提出换手的要求。

“好!……我也该休息一下……换你来上,我负责挑逗她。”

沈总把湿淋红通的怒棒自嫩穴中拔出,JACK抱着小依坐起来,小依整个

人没有一点自主力的任他们摆布,从头到尾只会发出没有羞耻的呻吟。

“换哥哥我的肉棒来疼你……”

JACK把小依抱上自己的大腿,手调整了肉棒的角度对准湿滑的嫩洞插进

去。

“唔……好大……哼……好舒……服……嗯……亲我……用……力……抱紧

人家……”

随着火烫怒棒的深入,小依激动的摇着头、嘴里还忘情的说着无耻的淫语,

JACK的肉棒并没有山狗大,但或许是形状和尺吋都刚好能让她的身体产生最

兴奋和舒服的反应,因此一没入嫩穴就令她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一手还伸到背

后搂着JACK的背、另一条胳臂抬起来勾住他的头,脸转过去想和他亲吻,这

样的姿势使得身体呈现美妙的弧形,胸前两粒挺翘的乳房更显诱人。

“唔……啾……”

JACK伸出舌头和小依的嫩舌互舔,还忙着拉开她两条美腿,让大家看清

楚交媾在一起的狼藉下体,此时在面前的沈总也没闲着,一双大手围握起她胸前

滑溜的乳房,热嘴凑上去轻啜粉红的乳头。

“哼……哼……”

小依被上下夹攻得无法自抑,激动的喘着气倒向沈总,沈总索性也坐近,和

JACK两人一前一后的合搂着她,一个脔着她的穴、一个则不停的吸咬乳房。

“啊……不行……了……用力……插……我……啊……会出来……唔……人

家……快……死……了……”

小依?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诹礁瞿腥思淇窭说纳舷屡ざё糯讲蛔〉陌Т胍鳎旨ざ?br />
抓抚沈总的头,JACK的肉棒被那又紧又热的小嫩穴套弄得几度要喷出来。

“不……不行!换个姿势……这妞……太浪了”

JACK赶忙将小依向前推倒在床上,这会儿便成沈总躺着,小依采狗爬的

姿势趴在他上面,而JACK则握着湿淋淋的肉棒准备从背后插入继续干她。

“这样像条母狗一样被干最适合你了……嘿嘿……”

JACK羞辱着小依还故意看着玉彬淫笑,玉彬气愤得脸色发绿,这样奸淫

着人家妻子给她丈夫看,令JACK更变态的亢奋起来,他调整好姿势后,重新

将龟头抵在小依两腿腿根间那道主动翘起来等着被插的黏缝口,然后双手扶着她

圆润的臀丘向前慢慢送入肉棒。

“唔……”

小依扬起脸舒服的喘息,性感的秀发凌乱的披散在她雪白的香肩和裸背上。

充满淫水的阴道让JACK的巨根没遭受丝毫阻力就整条没入最深处,但滚烫的

黏膜仍旧将肉棒吃的紧紧的,而且还会一缩一缩的吸吮,含得JACK都快使不

出力来。

“小骚货……你真……是太好了……我来给你满足……等一下爽的话就叫我

老公……叫愈大声我就让你愈爽……”

JACK大手扶着她的屁股,慢慢将肉棒往外抽,小依嗯嗯的哀喘,玉手紧

揪着床褥,鲜红的黏膜缠在盘着血管的阴茎上被拉出来,一直到只剩龟头还裹在

阴道里,JACK又猛然将整条怒棒重重送进去,雪白的臀肉登时被毛茸茸的男

性下体撞击得波波颤动,小依也甩乱了长发哀叫出来。紧接着就是一轮猛攻了,

JACK狂肆的扭动豹腰一下接着一下的抽送。

“啊……好……舒服……啊……啊……老公……快一点……人家……要……

来了……”

小依像A片中的荡女般无耻而大声的叫着床,JACK听到小依甜美的声音

不停叫他老公,尤其又在她丈夫玉彬面前叫,心中更感亢奋,当下双手抓着她的

柳腰更卖力的猛干起来,血红的湿棒像失控的活塞噗啾噗啾的进出嫩穴,充血的

黏膜和唇蒂快速的卷入卷出,肉洞周围已浮出白白的细沫。

“呜……咿……唔……呀……”

小依被插到无法出声,整个上半身伏在沈总身上扭动,丰满的乳房和火烫的

脸颊贴在沈总赤裸的胸膛和肚子上来回揉动,摩得沈总好不舒服,一会儿小依又

忘情的舔起他黑色的乳晕和乳头,沈总只感到骨头真的要酥了。

“来!……一边让我干!一边……帮沈总……吹肉棒。”

JACK粗暴的将小往后拉,沈总毛茸茸的下体和湿烫的怒棒贴近了她的嘴

边。

“啊……哼……啊……”

被插的眼睛快无法睁开的小依,努力的抬起脸,张开小嘴想吞进肉棒,都被

JACK一波波的顶入给弄得气力溃散、瘫倒在沈总下腹。

“用手握好再吞……真他妈的贱……这还要我教吗?”沈总扯起她的头发喝

道。

“嗯……呀……”

小依一脸辛苦的咬着唇皱眉,忍着巨棒顶击在花心上的强烈酸麻,好不容易

握住沈总两腿间那条湿黏的肉棒,颤抖的张大嘴慢慢吞进去。

“唔……很好……吞进去后……知道要动吧!”沈总舒服的皱起眉头,轻轻

抚摸小依光滑的头发奖励她。

“唔……咕……”

小依像得到主人奖励的小母猫般,边配合著JACK从后面的撞击而扭动腰

臀,一边颤抖而吃力的上下吞吮起沈总的肉棒。

“哦……好爽……”

他们一前一后的占据她身体两处入口,JACK原本抓着她的腰干穴,后来

改成扣住她的手腕往后拉,使她跪在床上,上半身却弯起来成一个诱人的弧度,

如此一来更不会边干边往前移,JACK于是更尽兴的振动着结实湿亮的屁股,

“啪啪啪……”毛茸茸的鼠蹊部猛烈撞击小依的圆臀,而沈总也挺高下体让小依

方便吞含他的肉棒。

“唔……咕……啾”

就这样三个人配合的相当好,小依随着JACK撞击的力道自然的吞吐沈总

肉棒。而JACK愈干愈猛,一阵阵酥麻的快感已在他下体膨胀开来!

“哦……我快来了……”

JACK两眼翻白、像发癫似的全身猛颤浮出肌肉,一双大手又回去握紧小

依的腰,下体撞击的速度快到像在抽筋。

“咿……啊……啊……呀……”小依被他一轮猛干搞得身体和灵魂都快分离

了,吐出沈总的怒棒哀号出来。

“出来了!出来……了……”JACK急速的冷颤,趁着射出前几秒再狠狠

的拔出顶入好几下。

“呜……”小依整个上半身禁不住往上仰,JACK一双骨嶙嶙的大手趁势

抓住她胸前那对饱满的奶子。

“咿……呀……”她不禁更激烈的哀吟起来。

JACK一边用力揉那两团柔软的肉球,同时一振一振的抖动、在她体内射

出热热的浓精。

“啊……”小依的身子随着胀满阴道的肉棒抖跳而抽搐,JACK足足射了

几十秒,才将精液全数射入她身体深处。

“真爽……我整个人都软,换你来吧……”他看起来很虚似的慢慢拔出黏满

白浊精液的肉肠。

沈总爬起身将小依拖过来,抓着她的脚踝分开两条腿。

“干!你的精液还在流出来呢!这么脏,叫我怎么上?!”沈总指着小依两

腿间那道翻出红肉、还吐着浊精的耻缝对JACK说。

“啊!不好意思!刚才实在太爽了,想都来不及想就射在里面,不如叫她老

公帮她吸干净在让你上吧!”

“好主意!把那个没用的男人抓过来!”

于是玉彬被山狗和麦可押到床上,他们拉出塞在他口中的破布。

“我要杀死你们!……你们这些猪!放开小依!听到没有!……”玉彬疯了

似的脸冒青筋狂吼。

“吵死人了!”山狗狠狠在他肚子上给他一拳。

“呜……”玉彬整个人刹时蜷了起来,痛苦的脸色发青再也叫不出声,沈总

自小依身后抓着她两只脚踝向两边拉开,两条修长雪白的玉腿张成V字型,黏红

的耻缝自然也一览无遗。

“过来!把你老婆的肉洞吸干净!”山狗抓着玉彬的头发硬将他拉到小依两

腿间。

“住……手……你们休想……”玉彬痛苦的咬着牙,怒火在充满血丝的眼中

燃烧。

“是吗!我自然有办法让你吸。”

JACK拿了一条湿布蒙在玉彬的鼻子上,布条两头绕到后脑勺绑死。

“唔……”无力挣扎的玉彬被迫只能用嘴巴吸气和吐气,山狗和JACK用

力的把他头压到小依两腿间。

“唔!……噗……”玉彬唯一可呼吸的嘴被紧紧压在他妻子腥滑的肉缝上,

而那里正不断流出别的男人的精液。

“呜……”他涨红脸拼命的抵抗,无耐山狗和麦可两人实在太强壮,被他们

押着身体想要自主根本办不到,缺氧的痛苦使得他的神志一点一点的流失,脸色

也由红转紫,太阳穴上浮起跳动的青筋。

“唔啾……”他终于忍不住张开嘴用力的吸起来。

原本是想得到一点空气,然而吸进口的都是黏腥的浓精,小依也被他吸得一

直哀喘,就在玉彬直翻白眼快要窒息刹那,山狗和麦可才把他的头提上来,满脸

满嘴都是精水的玉彬贪婪的吸着空气,然后又被拖回椅子上捆绑起来。

“好了!我可以上了!”

沈总一翻身将小依压在下面,勃起的肉棒在滑嫩的洞口磨擦几下就往前送插

到底。

“啊……”小依抱着他的屁股大声的呻吟出来。

“好热好紧……真是太爽了”沈总一边畅快的叫一边顺畅的抽送肉棒,小依

在他身下一起一伏的扭动。

“把腿放……放上来……”

沈总抬起小依修长的两条腿搁在他肩膀上,整个人霸在小依上方前后推送起

来。

“啊……插……好……深……嗯……啊……”

小依玉手扯着床褥,被一波波深顶花心的撞击搞得无法思考,只是一直左右

摆着头激烈呻吟,那两只搁在沈总肩头上的脚ㄚ十根脚趾都屈握起来。这种体位

玩了一会儿,沈总又放下她的腿。

“来!自己抓着腿,让我好好干!”

沈总喘嘘嘘汗流颊背的命令她,小依果真挽住自己的腿弯将两条玉腿张得开

开,沈总高高翘起屁股展开猛烈的推送攻势,只见他毛茸茸的鼠蹊部劈劈啪啪的

和小依雪白的胯股撞击在一起,湿红的怒棒塞拔得滚烫的穴水翻飞。

“呜……阿……快……嗯……不行……啊……快……来了……啊……”美丽

的胴体在床上激烈的扭动。

“干死你这骚货……看着我……叫老公……求我干……你的烂穴……”沈总

挥汗如雨的狂抽猛插。

“呜……老公……啊……用力……插……人家……求求……你……”小依被

一阵阵甘甜的撞击顶得脑袋根本无法思考,身体只想要更刺激的快感,因此无论

男人要她作什么无耻的姿势或说无耻的话她都完全服从,沈总感到会阴部开始膨

胀酸麻。

“快射了……”

他紧紧的抱起小依香滑的胴体,小依也紧紧搂住他的背,雪白的指尖在他油

亮的背肌上抓出红痕。

“嗯哼!嗯哼!……”

沈总的屁股动的不快,但总是一次又一次扎实而用力的顶入阴道深处,撞得

花心都快破了,小依被插得连自己名字都想不起来,只能随着肉棒的拔出、顶入

而重重的哀吟。

又这样重插了五、六十下,沈总终于吼叫着暴射出来!

“哦……来了……”他放开小依改抓高她的腰,滚热的浓精一骨脑灌进她体

内,但是小依早已半昏厥过去,软绵绵的躺在床上发出无力的呻吟。

“真爽啊!”

“是啊!终于上了她……嘿嘿……以前在公司没机会,没想到今天在她丈夫

面前干她,感觉更懹人兴奋!”

“等会还有更精彩的要上演!先带她去洗干净换上那套……特别为她准备的

衣服……嘻嘻……想到就更让人兴奋……”

于是小依被泉仔和王叔抱去洗澡,洗完澡后她也清醒多了,他们将她抱到床

上丢着,小依此时也感到玉体一丝不挂的羞赧,本能的抱紧胸,屈起两条美腿缩

在床角,头发还半湿的黏在雪白的粉颈上。经润泽后更加晶莹剔透的少妇身体,

更能散发妩媚性感的味道。

“起来!把这穿起起来!”沈总拿了一件透明塑胶质料的淡黄色“衣服”丢

在她面前。

说是衣服,其实只是一件薄塑胶袋作的小比基尼,而且小的相当夸张,两片

“胸罩”的范围大概只能遮住乳头和乳晕,下身那件小丁字裤裤边细的恐怕连耻

缝都遮不住吧,不过这件小丁字裤是和一条同色的薄丝袜连成一套。

“这……怎么穿……”小依晕红着脸羞赧的回应,光看这件特制小比基尼的

样子,就能想像穿在身上会有多淫秽,还不如都不穿来得好!

“少废话!叫你穿就穿!”JACK拿起衣服狠狠扔在她脸上。

“嗯……”小依有点要哭的咬着唇发抖,默默的捡起掉在床上的小淫衣顺从

的穿到身上。

这件薄塑胶比基尼不但故意作成刚好只能遮住重点部位,而且还特别紧,小

依胸前两粒肉团被托得紧紧的,中央挤出深紧的乳沟,而那两片透明的塑胶“胸

罩”贴在乳尖一小小块区域,乳晕和乳头的颜色都还看得见。

小依羞得不敢抬起脸来,双臂一直遮掩着前胸。

“把小裤裤也穿起来!我们要带你去见几个人。”沈总又再催促着。

小依只好再捡起那条连着丝袜的小丁字裤,小心的屈起脚掌,将脚趾伸进去

拉上丝袜,然后再穿起那件淫秽的小裤裤,这原本只是女性穿丝袜的动作,但小

依这样美丽的少妇作起来却有一种让人偋息的性感,只看得这群男人血压不断升

高,然而小依却还不自觉的伸直美腿整理皱掉的丝袜,五根精致的脚趾头包在薄

薄的丝网内,腿的曲线也更显匀长。

“穿好就站起来!还要穿上这个!”

JACK拎着一双细边黑色的高跟凉鞋放在地上要她着上,小依羞颤的爬到

床沿,两条美丽的小腿伸下来,玉足踩进高跟鞋里再用手调整好细细的鞋边。

“穿好了吗!站起来让大家看看!”

JACK冷酷的声音透露着不准她反抗的威力,让小依不敢违背他的命令,

有点发抖的抱着诱人的酥胸、夹紧大腿站起来。

“真正点……”

“这件比基尼还真适合她……太淫荡了。”

“我的鼻血都快流出来……”

……

小依站起来后,这些男人们简直快要无法呼吸。

“手拿开!”JACK大声对小依斥喝。

小依一双大眼噙着晶莹的泪光、充满乞怜的看着JACK,但JACK的表

情宛如冰霜般的冷酷,目光射出让小依心里发寒的凶淫,她只好认命的放下抱在

胸前的双臂,两只手紧张的捏着下身那条小淫裤的边边。

“真是太美了……好煽情的样子……”

紧紧的两小片塑胶布托住小依胸前那两团丰满而有份量的肉球,被压挤出来

的深紧乳沟,让人看了产生亢奋的窒息感。

而匀称的双腿穿上高跟鞋后,两条腿更加修直匀称,美丽的身体展现出傲人

的线条。那小丁字裤细细的裤底连遮住耻缝都很勉强,饱满的三角丘从裤底两边

挤出来,耻毛压在丝袜内显得凌乱。

这样的穿着和赤裸有什么差别?小依还宁愿全身脱光光的让人看,也不想作

这么淫荡的穿着。

“现在要先把眼睛蒙起来!带你去见几个人……嘿嘿……”

JACK拿一条黑布绑起她的双眼。

“不!……要见谁?……让人家穿这样……好难为情……”小依一颗心怦怦

的跳,穿这种淫荡的衣服去见人让她感到无比的害臊。

“到了你就知道!反正你早就被看光了,有什么好怕!”

JACK一边又用手炼锁住她双手,接着就要强拉着她走。

“不……我不要见人……让我穿衣服……”

小依本能的挣扎不愿前进,但还是被一群人连拉带推的向前走。她只知道走

了约有五十公尺,好像来到另一个厂房内,原本拥着她的男人都离开了,只剩下

JACK还抓着她的手炼。

“我……在那里?……”她不安的问着JACK,JACK嘿嘿的笑着并没

有回答。

这是一间更大的厂房,在宽敞的室内中央竖立着三根大木桩,三个男人直挺

挺的被捆在木桩上,他们连嘴巴都被绳子绑起来。

“看看是谁来了……嘿嘿……”

JACK拉下蒙着她双眼的黑布,小依刚开始无法适应屋内强烈的灯光,努

力的想集中焦距,当她看清楚被捆在木桩上的三个人刹那,一阵令她窒息晕眩的

惊恐和羞耻冲向脑门!

那三个绑在那里的男人,竟是……玉彬的爸爸、大哥和弟弟,也就是她的公

公、大伯和小叔,他们也一脸无法置信的睁大眼睛盯着她看,而她美丽的身体正

作着任何为人妻子不可能作出的淫秽打扮。

“不!”

上一篇:一个妓女 下一篇:红色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