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红色诱惑

红色诱惑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故事发生在1947年,当时正进行国共内战。而我当时正在上海某部队当连长,一天早上收到司令部的通知,把我调到一个秘密的地方——-汪公馆。
  这汪公馆从外边看是1间西式的公寓,其实内里是一个小型的监狱。而我主要负责管理关押在里面的政治犯和战俘的工作。
  大约在里面呆了几个月,我跟汪公馆里面一起工作的小兵都浑熟了。他们告诉我这汪公馆关押有200多个犯人,其中有女犯人30多个。
  这些女犯人大多数是战俘,另外有几个是那些政治犯的妻子或女儿。那些女人最大的40岁,而最小的才13岁。而我知道这个好消息后,对这群女人一直淫视眈眈。
  通过我观察留意,见到这些女人当中,有七八个女人是年轻身材靓的好货。
  我当然不会放过机会啦,一定要肏死她们。
  在公寓的地牢,有几间密室。有一间是行刑用的,另外几间是仓库和储物室。储物室隔音特别好,就算再大声也没人会听到,我要那些小兵把储物室清理打扫后,告诉他们说在里面要做审犯室。然后我放了一个大睡垫在储物室里边。
  这样我就可以放心在里面肏那些女人啦!
  我看过女犯的资料后,决定先对这女人下手。柔文是一位寡妇,他的丈夫在抗日时,在南方战场上被日本仔杀了,当时柔文尚未满二十五岁。她带着女儿来到上海帮共产党做地下活动,在上年她和女儿被我军的特侦部抓获,现在正好关在公寓内。
  我算了算她今年才31岁,她女儿就是13岁的小女孩。我把柔文跟她女儿带入储物室,我先把她女儿用手拷拷在墙上,然后走到柔文身边。她虽然穿着破旧,却掩埋不了她的气质,胸前起伏的巨物,是让令所有男人喷鼻血的娇驱。
  如果你不乖乖听话,而要作无谓的挣扎,那我就肏了你女儿。柔文听到我那雄伟的威胁声,她擦干了眼角的泪水,开始缓缓的解开她那件旧衬裙。
  我于是把手伸向她的酥胸,轻揉着她的乳房。她气息加重,我于是毫无顾忌地解开她的胸罩,她的乳罩被我解开后一双硬挺的乳房便高挺在我的眼前,她的皮肤柔嫩光滑雪白中透着粉红,两粒淡红色的乳头挺立在乳房的尖端,我一手轻轻地抚弄着一颗迷人的肉球,同时用嘴轻吻着另一个乳房。
  我先轻抚双峰周边的平原,然后沿着底部慢慢地抚揉、旋转,我一面轻抚一面或重或轻地捏着雪白的粉乳,同时另一边也用舌头轻柔地舔弄着硬挺的肉球。
  她全身都无力地放松,只有两粒乳头兴奋地站在起满鸡皮疙瘩的粉乳上,双乳被我揉弄得已经泛出粉红的色泽,我于是更进一步地允起她敏感、迷人的乳头。果然,我的唇才一触上乳头,她的身体便不自主地轻扭,乳房更是微微地颤动。
  我一手揉着、旋着一颗乳头,另一颗则由嘴巴逗弄着。我的唇先是轻快地允着乳晕上的鸡皮疙瘩,然后紧贴在乳房上,同时用舌头轻柔地舔弄她的乳晕,并且用牙齿轻咬着乳头。我不时改变舔弄的节奏,一会儿用力捏咬、会儿又轻吻慢揉。
  〔喔。。。嗯。。。嗯。。。〕,她扭动着身体,一付麻痒难耐的模样。
  我另一只手于是伸向她裙下,顺着雪白浑圆的大腿轻柔地向上抚弄。一件被淫水浸透的三角裤包着肥嫩的阴阜高挺在我的手边,我看她的乳房已经泛出粉红的色泽,知道她的性欲来了。
  于是伸手摸向她的屄,果然不出所料,她的浪屄已被淫水浸湿了一大片。我隔着湿滑的三角裤揉弄她敏感的肥阴核,我边用小指抠着湿润的裤底边用拇指抠着肥嫩的阴核。
  她的肥屁股不停地挺动,呼吸声愈来愈重,我要她把手伸向我的裤裆套弄起我的硬挺的大鸡巴。这时我用眼角望了一下她的女儿,她看了我跟她母亲正在爱抚的关系,脸红得像个红苹果似的。一定也兴奋起来了吧。
  我继续将手伸向柔文三角裤里,顿时一个肥嫩饱满的屄便紧贴着我的手心,我忍不住揉捏了起来。我感到她的淫水浸湿了整片阴毛,柔软圆滑的小阴唇轻轻地挺立在湿滑的屄沟中,阴道口正一张一合地挺动在两片肥美的大阴唇中。
  我用拇指在她的阴道沟中滑动,从阴核轻轻地沿着阴道沟刮向小阴唇、大阴唇最后滑向火热的阴道,我的拇指一插进阴道口便被她淫浪的阴道猛吸了进去。
  上了30岁的女人如狼似虎,用这句话来影容柔文真是合适不过。我想她那个死鬼老公一定很少用她的屄吧,怎么才爱抚了几下,她就这么浪。
  我兴奋得几乎要疯狂,立刻把柔文的大腿向左右分开。拉下她背后的拉练,顺着她高挺的屁股一把扯下她那件旧衬裙。一件湿透了的三角裤,若隐若现地包着一片乌黑的阴毛高挺在我的面前。
  我忍不住紧抱住她的大腿,并将嘴凑上那件湿滑、腥臊的三角裤底,同时猛吸着裤底的淫水。我用舌头猛舔着裤底的淫水,巴不得把整件三角裤一口就吃掉。由于用力过猛,大半件的三角裤早被我的舌头挤进阴道里。
  “痒。。。痒。。。痒死了,别。。。喔。。。不。。。求你别再逗了,痒死了”,“哥。。。肏我。。。求你肏我。。。把浪屄插翻。。。把我插死”,柔文开始丧失理智地呻吟。
  我飞快地脱光自己身上的衣裤,我挺了鸡巴、对准屄口“唧”的一声便尽根插入。
  她的小屄被我刚刚这一舔,早已兴奋得又红又肿,所以我的鸡巴一插入便被她那两片肥嫩的阴唇紧紧地夹住,然后龟头便传来一股股酥麻酸痒的快感。插不了几下,我已经兴奋得直打寒噤,鸡巴贴着火热湿滑的嫩屄肉,一下一下飞快地挺着、肏着。
  “好紧。。喔。。。喔。。喔。。我要。。喔。。喔。。太好了,嗯。。
  嗯。。喔。。喔。。鸡巴好大。。。欧。。好爽。。喔。。太爽了。“她一边扭摆着纤腰、挺动着阴户,一边忍不住浪叫了起来,淫水更是泊泊地又流满了整个屄。
  我愈插愈爽,忍不住一面揉弄起她的双乳。我的鸡巴细心、体贴地在她的阴道内抽插她的嫩屄肉,舌头同时努力地允咬、舔吸她高挺的乳头。我的舌头紧贴着乳头翻卷、吸咬,鸡巴沿着阴道壁慢磨、扭插。我愈舔愈兴奋、愈吸愈用力,鸡巴更是深插在阴道内,疯狂地搅动。
  她飞快地高挺着阴阜、阴道猛吸着我的鸡巴,突然她两脚紧夹住我的屁股、阴户紧夹着我的鸡巴,一股浓热的阴精冲上了我的龟头,我忍不住在她的屄里射精了,柔文也晕了过去。
  红色诱惑2
           

  ▲大陆仔▲上篇讲到我把寡妇柔文奸了,当然我不会放过她的女儿啦。柔文被我搞完就晕了过去,而我就趁机去搞她女儿。
  她女儿叫阿惠,刚才看了我跟她老妈做了一场,我看现在她一定很需要吧。
  我把她身上的手拷解开,用绳子将她的手反绑在身后。我就将手伸进衬衣里面去搓揉她的奶子!
  哇靠!阿蕙的奶子外表看起来不很大,但却把我一只手掌塞得满满的!我轻轻地揉啊揉,她有些儿不自在,两腿开始紧夹,阿蕙还是处女嘛。又赚到了!
  我这时候两手都玩弄她的奶子,我故意将衬衣两缘往里面拉,放入她的乳沟里面,这样一来正面看过去,两个乳房都在外面,并且受到衣服的挤压向外淫靡的分开,我玩弄好一会之后,就起身要她躺到睡垫的正中央,我来到她的大腿侧,要她分开大腿,我跪在其中,这样一来无论她如何用力,我都可以轻易地攻入她的小屄!
  我先把小惠的长裤脱下,然后连她的内裤都扯了下来,果然里面真的湿了。
  我的手指轻轻地戳入小屄里面,她全身好象触电般的抖了起来,我手指在洞口轻轻地点弄。另一手则是轻轻抚弄她的奶子,我伸手握着她整个乳房,觉的好有弹力,热热软软的,她的乳头顶着我的手掌心,是唯一硬着的部份。
  于是我不由自主的含着她的乳头,轻轻的咬它舔它,小惠开始扭动〔嗯……
  嗯,哥哥,人家身体好热唷,你不要这样玩弄人家了嘛!〕想不到这小妮子没有反抗之余,竟然主动起来。
  小惠仰起头,挺直脖子任凭我为所欲为!怀里拥着的可人让我完全无法抗拒这种诱惑,我开始吻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慢慢的移向她小巧的双唇,我轻轻的用唇尖微微碰她的唇,将舌尖伸到她唇里,轻轻的扣她的齿隙。
  在我的逗弄下,她慢慢张开了口,伸出舌头轻碰了我一下,却又急忙缩回口中。我把舌尖伸入她的口中,搜寻着她软滑的舌头,但她任舌软如泥鳅的在我舌尖滑过。
  我追逐着她的舌尖许久,直到捉住它,将她舌头压住,用力的吸吮她口中芬芳的汁液,她身体抖然一颤,将身子一弓,迎向我的胸膛。我的阳具又勃起了,我将龟头对准了小惠的小屄,用力一挺很轻松地就把龟头穿透了她的处女膜,直刺到底。
  “啊……啊……!”小惠痛苦地大叫了起来,意料外突如起来的疼痛让她好难受,她的眼泪迸了出来,不住地流。我龟头前端传来一阵快感,好舒服的感觉。
  因为有着淫水的润滑,我抽送起来很容易,我越抽越亢奋,她的身体也不自主地随着他的抽送上上下下摆动着。
  “啊啊~~~~啊啊~~~~不要~~~~停~~~~好舒服呀~~~~……”痛感盖过了快感,毕竟这是一个小惠的第一次。
  我要跟小惠玩次观音坐莲,我抱起她细小的娇躯,让小惠跨坐我腿上。我贴着小惠的背,左手搓揉着她的一双乳头,右手直接刺激着她的阴核,脸颊则贴在她颈子跟面颊,舌头也没闲着,用湿润的舌尖拨弄着她的耳垂。
  我用另一只手拨开小惠的外阴,把我的阴茎肏入她的阴道中,只见小惠的阴唇被整个卷进里面,的龟头感受到这屄在紧缩。
  我用一只手抚摸阴核,另一手则在她全身游走,从大腿摸到臀部,再顺着腰间摸上胸前的乳头,再从颈子摸到她脸颊,不一会儿我的龟头便感受到她阴道深处又渗出了大量的淫水。
  我稍稍抽出阴茎一点,让淫水能润滑到我整只阳具,然后接着便用力往深处一挺,小惠用力地抱着我的头哼了一声,我亲了一下她的脸颊,接着把没入的整根阴茎抽出一半,然后又整只插进去,开始来回地做活塞运动,她还会配合着我的动作。
  我两手提着她臀部,来回抽插着她的小屄,我往上顶时把她整个身体都顶起,龟头深入到她阴道最深处的子宫,加上淫水的润滑,我的阴茎明显感受到阴道紧缩的感觉,观音坐莲这个体位真能享受阴道包裹的美妙感觉。
  她的淫水还是不断流出,我的龟头感觉到一阵阵的热流,我的速度也越抽越快,我使尽最后一丝力量将滚热的液体送入小惠的子宫内。我把阴茎了拿出来,红红白白的液体从她胯间流下,血腥味和精液混合成的淫靡气氛。
  我抱着小惠躺在睡垫上休息,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柔文醒了。她看到女儿正裸身跟我抱在一起。她伤心地哭了起来,我这时性趣又起了。
  我放下小惠后走过去捉住柔文,要跟她再来做一次,柔文丝毫不敢反抗。我揉摸她起来,不时的揉捏几下她那两粒乳头。乳头被我揉捏得硬了起来,柔文被我抚摸得不停的颤抖,全身酥麻酸痒。我用手夹起她的乳头,用舌头轻舔,柔文“嗯”地一声,双手捧住了我的头,柔文的小屄又流出水来了。
  我扶起那又勃起的肉棒,往她花瓣周围磨擦了起来,(啊……喔……哟……噢)
  柔文又呻呤起来。
  我把肉棒用力再往前挺去,整根尽藏她的屄中,开始抽送起来。柔文的肉洞里不断分泌出液汁,它使得我的阳具抽送自如,并发出“渍”“渍”的声响。
  我一边把柔文的乳房又搓又揉。一边把粗硬的大阳具在她淫液浪汁横溢的肉洞里深入浅出。因为柔文的阴道非常紧窄,我也觉得龟头和她的阴道壁摩擦得十分舒服。阵阵快感袭来。
  我疯狂地在柔文的肉体里狂抽猛肏了一会儿,终于痛快地一泄如注了,我又把精液射入她的阴道里。做了这三次后我也累得要死,于是要她们俩去冲干净身子,把她们送回监牢内。自已回宿舍睡觉去了,到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我的脚都软了!
  红色诱惑3
           

  ▲大陆仔▲上二篇讲柔文母女都给我奸了,经过几天的休息,我的精力又旺盛起来。我又去捉一个女犯过来玩玩。这回我把小娟带到储物室,这个名叫小娟的姑娘才22岁,以前在共军的医疗队工作。
  我把事先放入迷药的茶拿给小娟喝,然后就假装跟她聊天,等她药力发作。
  大约等了15分钟左右,小娟就昏睡在椅子上了。我把她抱到睡垫上,我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小娟脱个精光了。
  我眼睛看着她那高耸的像两座小山的乳房,配合着蛇一样的蛮腰,简直成了倒挂的胡芦,那个收进去的肚脐儿,都被衬托得美不可言,全身的皮肤,白里透红,简直可以吹弹可破。
  目中两眼看得发直,一付快要流口水的样子,我连忙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脱个精光。用手爱抚她的双乳起来,一只手掌包着白色的,丰满的胸部,捏揉着乳房,指尖搓着小丸的乳头,轻轻的摇着,她的乳房弹性十足,在我的手掌中开始起了反应。
  我开始用舌头舔她的奶头。另一只手抚摸着小娟双脚间的深谷,轻轻的抚摸着粉红的神秘部位。
  我用手指拨开她那嫩嫩的阴户,在小阴唇的尽头有一个小小的开口,那周围的薄肉该是处女膜吧?哇!太美妙了!我用手探入那温软的处女屄中,轻巧地搅动。
  小娟的小屄渐渐渗出透明的淫水。我把手放在舌尖上舔了一下,尝到淡淡的咸味。我接着用舌头挑逗她的阴蒂,〔啊…喔…噢…唷…〕小娟的身体哪受得起我如此的挑逗,她的身体激动地扭着,并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这时小娟的小屄,已成决提泛滥成灾的湿淫屄,而白色的淫水则从湿淫屄流下。
  于是我把小娟修长的腿架在我的双肩上,握着阴茎朝小娟她滑溜溜的阴唇上挺进,我逐渐增加压力,她的阴唇渐渐滑开,我的龟头被含在她紧紧的外阴户,顶住了处女膜的小小开口。
  我用力一顶“噗滋”一声,狠狠一口气,直肏到底,我顶穿她的处女膜。
  小娟啊了一声,并没有醒来。她的淫屄非常窄,处女真是不一样,她的阴道紧紧吸住我的小弟弟不放,感觉真爽。
  我停止动作,朝小娟的屄口看,看到从她的屄口流出红色的血。哈!小娟被我开苞了。
  我分开她的双腿,身向前倾,覆盖着她的娇躯。把她举起的腿交缠在我的腰部,开始抽插起来。
  我不断轻揉着她那一对丰满尖翘的乳房,然后用另外一只手伸到小娟的阴部,轻揉她娇嫩的阴核。小娟的身体轻扭着,小屄居然被摸到一松一紧的吮动。
  我赶紧加快拨弄她的阴核,用力揉着她的乳头。
  小娟不停扭着,呻吟了起来:“喔…好爽…哦…哦…里面…好舒服…唔…唔下面烫烫地…啊…啊…爽死了…啊…唔…噢…噢”。
  我抽插的速度不继地增加,同时我还用嘴吸吮她的香舌。小娟的阴道开始紧缩,她小屄里一股股的阴精不断射在我的龟头上。令我爽翻了,而我也到了极限,精液如箭般射向小娟子宫的深处。
  玩了小娟一次我当然意犹未尽啦,我坐在她的小腹上,把半软的阴茎放在小娟的胸部中间。用她的丰满双乳夹住自已的肉棒,在小娟柔软的双乳内抽插起来。
  等到我的肉棒再次勃起,就把小娟反转,以狗交媾的姿势肏入她的肉屄,小娟非常爽地发出“喔”的一声长音,我每次插入都直插到底,抽出的时候则是左右摇摆缓缓拔出,然后再次深深地肏进去。我这样肏了几十下之后,小娟的高潮又来了。她的肉屄不停地收缩,一阵阵的快感袭击我的龟头,我又再度在小娟的小屄里射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