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尴尬的视频

尴尬的视频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武斗在叶红后面做得性起,便突然停了下来,粗暴的薅住她的脑后的头发,把她的脸拽了过来,叶红的脸颊正对着他那青筋贲张的东西,武斗把她的头暗了下去,那个颤颤微微的东西正好触到她的脸上,使她一惊,顿时恶心起来,然而武都并不放过她,使劲继续摁着她的头部,暗示着让她叼着,叶红的腹部翻江倒海的汹涌起来,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将肚子里的秽物全部的呕吐出来,弄脏了他那个东西,这使武斗非常气愤,他急眼的说。“你他妈的装啥清高。一个臭工人。”
  屈辱的泪水模糊了叶红的视线。叶红浑身抖都的哭泣了起来。
  陶明贷款已经下来了,但他没有成功的喜悦,因为另一种烦恼困扰着他,那就是身体发现不适的症状,起初他给自己这种症状定为性病的一种,是一种很可怕的疾病,一时间牙婆明非常绝望,但是,贷款下来后,接下来的将是成立公司等一系列的事情,陶明要等这些事情办妥,稳定后,再去看自己的病,其实他满可以现在就去看,但他拉不下来面子,他要去外地去看,因为这种病并不是很光彩的。
  “韩雨吗?”
  陶明开着新买的高级轿车给韩雨打电话。电话接通后。陶明说。“你下楼我去接你去。”
  “好的。”
  豪雨在电话那端说,“你贷的款下来了?”
  “是啊,”
  陶明说。“我想成立公司,你也是知道的。想聘用你当经理咋样?”
  “我当经理?”
  韩雨惊讶的问。“你别忽悠我了。”
  “真的,这事我忽悠你干啥。”
  陶明边开车别说。“你赶紧下楼吧,我快到你家楼下了。”
  陶明收了线,车子特驶到韩雨家的楼下,韩雨已经在楼下等着滔明了,陶明将车停在韩雨的身边。
  “新买的。”
  韩雨拉开副驾驶室的门,钻了进来。“真气魄。”
  “韩雨,我聘你为我公司的经理。”
  陶明一边开车一边说。“你从今天开始就跟我跑业务,你懂了吗?”
  “真的。”
  韩雨惊讶的问。“我这不是做梦吧?”
  “我告诉你,虽然咱们是哥们,但是咱俩是上下级的关系,在公司里,你得听我的。为我办事得一丝不苟,”
  陶明正色道。
  “那是。”
  韩雨说。“陶明,你放心,对了,我现在我应该叫你啥?”
  “叫董事长。”
  陶明一本正经的说。“你负责找房子,现在公司还没有房子,不要楼房,有那种平房。能放十几辆趁的那种,明白吗?”
  “明白。”
  韩雨说,“虽然咱们是哥们,但工作是工作,在单位咱们是上下级的关系,我一切听你的。”
  陶明在一家中介门前停了下来。“现在看你的,你进去吧。”
  韩雨明白陶明是让他去找房子,便高兴的说。“好的,”
  拉开出门下去了。
  陶明现在一切具备,只差房子了,在这个寸土寸金的都市黄金地段想要找个房子真还不容易。
  陶明点燃一支烟,慢慢的抽了起来。他在策划公司的如何运作。他觉得用韩雨当经理的再切当不过的。一来韩雨没有正式的工作,二来之所以他能办起这个公司,韩雨没少出力。于情于理他都得用韩雨。
  韩雨很快就从那家中介出来。他拉开车门就喊:“董事长,在郊外有一幢别墅对外出租。三百多平米。能放十几辆车。”
  “你看行就行韩经理。”
  陶明一本正经的道。“你有这个决策权。”
  韩雨冷丁的听到有人叫他经理,他很不适应,而且还是陶明叫他经理,他不好意思的挠着头。“董事长,你叫我经理,是不是不适合啊?”
  “咋不合适。以后你就是经理。”
  陶明白了他一眼。“你得尽快进入角色。公司成立后,得大量的进人,到时候你直接管着他们,你得在员工面前树立起威信。”
  韩雨耐心的聆听陶明的教诲。不住的点头。
  “董事长,咱们带上中介的去看看房子吧?”
  韩雨跟陶明商量着说。
  “好吧。你去把老板找来。我在这里等你。”
  陶明一边抽烟一边说。
  很快跟韩雨从中介里走出一位风姿绰约的女人,女人打伴的很入时,年龄也不大,很年轻,浑身上下很摩登。女人很大方。拉开副驾驶室的车门,钻了进来,随着女人的进来,一股浓郁的芳香弥漫了整个车里。
  “这是我公司的董事长陶明先生。”
  女人钻进了车里,韩雨就介绍着说。
  “是吗?”
  女人惊讶的凝视着陶明,“你好。董事长,你真年轻啊。”
  “这是中介的李小姐,”
  韩雨继续介绍着说。
  “你好。李小姐,”
  陶明说。“李小姐人很漂亮。”
  “是吗?”
  李小姐柳叶眉一挑。向陶明抛了个媚眼,说,“谢谢董事长的赞美,咋的董事长喜欢开车?”
  “男人都喜欢开车。”
  陶明说。“你说对吗?”
  李小姐含情脉脉的向陶明点了点头,陶明开始打量李小姐,只见李小姐身着一件很宽松的上衣,香肩斜斜,粉脸生辉。下身穿了一件红色的短裙,由于坐在副驾驶室的车座上,修长丰腴的大腿从短裙里放肆的探了出来,十分性感,十分动人。
  陶明有点看直了眼,他的眼睛像钉子似的钉在那上面。李小姐大腿十分撩人,似乎滚滚肉欲向人袭来。
  陶明有点魂不守舍。有些走神。
  “走吧。董事长。傻瞅着我干啥?”
  李小姐娇嗔的说。
  陶明脸腾的一下子就红了,他尴尬的发动了车子向别墅的方向驶去。
  陶明再也不敢向李小姐望去,他只是用眼睛的余光。瞟着李小姐,李小姐的性感使他难以抵御。
  彭川卫被困在阿香的房间里,他很急噪。但又不好表现出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你咋的了,是不是有心事?”
  阿香问彭川卫。
  彭川卫搂住阿香。就朝她的下身摸去,阿香刚换上卫生巾。彭川卫粗鲁的了瞎摸,使阿香慌忙栏住。“你别胡闹,你不是不知道我来啥了。”
  彭川卫悻悻的放下了她。“我要出去一趟。”
  “你这个没良心的,看去没用了,就想走?”
  阿香说。“不行,我不让你走,我让你陪着我。我这几天不适你更应该陪我。是吗?”
  彭川卫被阿香这么一说,便不好意思走了,他打开电脑,上上网号,他有时间不上网了。现在他待着无聊,便又上起网来了。
  “你咋又有闲心上网聊天啊。”
  阿香问。
  “多长时间没上网啊,”
  彭川卫抢白着她说。“你为啥不喜欢我上网?你就是我上网的成果,你应该感谢网络。没有网络,你跟我到现在也不认识 。”
  事是那事,可是阿香自从她跟彭川卫在网上走到现实,她就不让彭川卫上网,这使彭川卫很郁闷。
  现在彭川卫呆着实在的太无聊了,由于身体的不适,阿香早已经睡了过去,彭川卫坐在电脑前,望着在线的彩色头像的女人们,心情格外的愉快,他想找个人聊天,其实聊天不是彭川卫的半意。他惦记着张雅,因为张雅毕竟是过生日。他要陪着张雅,可是他却被阿香给缠着了。他在等阿香睡熟了,再去张雅那个房间,张雅为了这个生日,精心策划了很久,不能因为他而破快张雅苦心经营的这种喜庆的氛围啊,彭川卫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还不到晚上八点,他不能选择这个时间过去,因为在他进入阿香房间时正好跟张雅那三个朋友打了照面,如果被那三个人认出来多不好啊,所以他用上网来打大漫长的等待时间。
  彭川卫望着眼前这些女人头像,心中无比的惬意起来。
  这时候有一个女人在跟他说话,美丽的头像来回的晃动,彭川卫慌忙用鼠标将那个头像点开,只见那个叫做潮潮汐女网友给他打了两个字向他问候:“你好。”
  彭川卫的网名改了,他不再叫老流氓了,叫这个网名没啥人搭理他,都说他不像好人。于是彭川卫就把他的网名改成了,阳光。
  阳光:你好,潮汐,你的名字很好听啊。
  潮汐:是吗,谢谢恭维。其实女人有的时候明知道有些话是奉承,也喜欢听,我也是这样的女人,你在那上网?
  阳光:在家,现在谁还去网吧上网。都在家上。你那,你在那里?
  潮汐:在家,你天天上网吗?你的网友多吗?有没有跟他们见过面?
  阳光:多啊,见过。你那,你是单身吗?
  潮汐:不是,你是?
  阳光:我也不是,但我老婆不管我,跟是没啥区别。
  潮汐:你还挺霸道,欺负女人算啥本事?
  阳光:我没有啊,你误会了,我怎能欺负女人啊,你老公是做啥的?
  潮汐:打工的,你那,你是干啥的?
  阳光:我也是打工的,你上网都干啥?
  潮汐:聊天,看新闻,看电影,打游戏。你那?
  阳光:我不咋懂得电脑,就会聊天,其他的不会。聊天也是新学的。
  潮汐:看你打字的速度不像是新学的?
  阳光:是吗?我打字速度快吗?
  潮汐:对于初学者是快的。对于我就不算快,不信我快速打字给你看。
  于是潮汐就霹里啪啦的打了起来,字像雪片一样在彭川卫的电脑屏幕上滚动起来,漫天飞舞,眼花缭乱。
  阳光:佩服,你打字速度真快,使我眼花缭乱,从没见过打字这么快的人,你要是到我公司当打字员一定合格。
  潮汐:是吗,谢谢你的抬举。听你的口气,你好像不是一般打工的。一定是个领导。
  阳光:不是,我真的是打工的,你有情人吗?
  潮汐:为什么这么问?你有吗?
  阳光:好奇。我也啊。
  潮汐:几个?
  阳光:一百个,潮汐:哈哈,你以为你的皇帝啊,女人随便挑。
  阳光:就是,我比皇帝都厉害,皇帝还没看过电视,没上过网,有很多新鲜的事物他们都没有享受到,所以我说我比皇帝牛。
  潮汐:自我陶醉吧你。你想到你的自我感觉这么好。
  这时,彭川卫听到阿香去卫生间的脚步声,他慌忙把他跟潮汐的对话框关上,他怕阿香进来看到。宾馆里的电脑放在单独的房间里。
  阿香的脚步声在迫近,电脑音响里响起滴滴的声音,彭川卫慌忙打电脑的音量调到最低的程度。
  “咋还不睡觉?”
  阿香推开房门问。
  “刚几点啊,就睡觉。”
  彭川卫从电脑前抬起头来问。“我再玩一会儿,你要是困了,就去睡吧。”
  阿香扭着肥硕的屁股气咻咻的走了。阿香走了以后,彭川卫的心才算塌实。其实上网的人都喜欢肃静,喜欢自己一个人坐在电脑前,不喜欢别人看他们聊天,有的时候虽然聊天不没有啥见了人的地方。但也不想让别人看到。彭川卫也是如此,上网的人都是这样,不光彭川卫,似乎有啥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
  彭川卫点开网号上闪烁的头像,是潮汐发来的一行行的字,无非问他在干啥,咋不说话之类的词汇。
  阳光:对不起,我老婆催我去陪他睡觉,所以没及时给你回话,让你久等了。
  潮汐:啊,那你去陪她吧,拜拜。
  阳光:我陪你,她已经去睡了,我才不陪她呢。
  潮汐:得了,你别硬撑着,去吧,要不她该生气了,我不用你陪,我有老公。而且我老公还非常爱我。
  阳光:是吗。我觉得你老公并不像你说的那样爱你,要不你不可能在这深更半夜里上网聊天,只要寂寞的女人。才守侯在电脑前。我说的对吗?
  潮汐:你还挺会观察啊,你是一位很不简单的人啊。
  阳光:能不能把你的苦恼对我倾诉一下。我愿意洗耳恭听,也许我会在这长长的黑夜里给你安慰的鼓励。
  潮汐多少被彭川卫的话所感动。觉得他是一位不错的男人。
  潮汐:谢谢你的关心,我真的挺好,我有个和谐的家庭,爱我的老公,而且生活很好,丰富多彩没有啥烦心的事,你还是去关心那些被老公抛弃的怨府吧,从跟你的聊天中我感受到,你是怨妇们的快乐器。
  阳光。快乐器?你咋骂人啊,快乐器是什么东西?
  潮汐:哈哈,开玩笑,我咋能骂你呢?网友吗,只是说话随便了点。
  阳光:我总觉得这句话,有点暧昧,让人想入非非。所以我觉得这句话有骂人的嫌疑,你想啊,在性保健品商店里,把男人性的那个就叫快乐器。
  潮汐;你这人咋这么下流?
  阳光:我下流,是你先说的,我只是在给你解释,这怎么能说我学习下流呢,要说我下流,也是在你的提醒下。
  潮汐;汗。我不喜欢跟素质低的人聊天。请你不要再解释这些无聊的东西。这没有啥意思,交织的太无聊了。
  阳光;切。那咱们换个话题。你老公在家吗?
  潮汐:咋的,你想来啊?
  随后潮汐就发了一个QQ表情,是一个女人左顾右盼的图片,上面写着一行字,谁家的老公在?
  彭川卫受到QQ表情的鼓惑,他慌忙给潮汐打了几个字:我在,咋的想用吗?
  潮汐随后就又给他发了一个QQ表情,是一个人拿着锤子砸一个人的头,旁边一行字:让你胡说。
  彭川卫觉得女人很有趣,便跟潮汐调起了情来了。
  阳光:你老公能满足你吗?你们性生活和谐吗?
  潮汐:咋问这个,一看你就是个色狼,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见到女人就犯贱。你也一样,小心你老婆废了你,阳光:那不更好,我好找你去,美人。
  潮汐:我可不美,我很丑。不像你想的那么美。
  阳光:即使你不美,也是个很有女人味的美妙女人。
  潮汐:你的嘴巴挺甜的,告诉我,你唬了多少女人?
  阳光:没有啊。就我咋会勾引女人啊,冤枉啊。其实我在外面没有女人,是个会哄女人的人,有时候也想找的女人,可是我不会说,苯嘴左腮的,那有女人爱啊。
  潮汐:不信,从你聊天的语音看,你肯定是情场老手。
  阳光:是吗?对了,我能看看你吗?
  潮汐:咋看?
  阳光:在视频里看。
  潮汐:你看了会大失所望了。
  阳光:不会的,彭川卫将视频发了过去,很快对方就家了视频。当视频固定下来后,他俩都楞住了,视频那头居然是花娟。这使彭川卫跟花娟非常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