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陰差陽錯

陰差陽錯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凌晨五时,天气闷热,李福成驾驶一辆屠房的小货车在清水湾道行驶,忙着到处去收
送猪只。
漆黑的道路没有其他车辆,在他经过一个急弯位时,他看见前面有一辆小轿车高速飞
驰,并且目睹那跑车失事跌下山崖下的海里。李福成马上驶前停在行人路上,望向下
面。天色已露鱼肚白,他好像看见跑车堕落在水中。
他小心地攀爬落下面,约十五分钟,终于到达海难,跑车已半淹在水中,司机坐在车
内动也不动。
他马上帮她解了安全扣,抱起司机,放在草地上,司机一身酒气。李福成见她还有呼
吸,放心不少,他估计她可能是晕倒或醉倒。正想救醒她时,他看见跑车旁有一个旅
行箱,已经受震动而打开了,他仔细一看,不禁又惊又喜,原来里面全是一千元纸
币,起码有一百几十万之多。李福成低头想为少妇做人工呼吸,眼睛却看着那些钱,
他不禁犹豫起来。若救醒了她、那些钱就要物归原主了。最多着她给回他几万元,甚
至几千元报酬而已。基于贪念,他不理少妇,拿起钱就走。
但回头时,又被她的醉红的脸和惹火的身材所迷,他若一走了之,她将被潮涨的海水
淹死!于是他又走近她。
似海棠春睡的她,白恤衫没扣钮, 打了一个活结。那沉睡已久的两只大奶子,已湿
透了,半隐半现,好像挣扎看要破衣而出,他两手大力拉开恤衫,两只雪白的大豪乳
便弹跳出来了,他忍不住把玩了一会,又用口吸吮轻咬。
他禁不住窜动起来。但他还是认为钱重要,他太穷了。他又想离开,但走了几步,又
担心她突然醒来,看见他的身形,看见上面停泊的屠房车,他不但得不到那些钱,还
犯了盗窃罪,为了钱,他是甚么也敢做的,此刻,他已陷入一种疯狂状态了。
李福成想辣手摧花、抛少妇落海。但是当他抱起她时,她那热力十足和充满弹力的一
对大肉球压住他赤膊的上身、使他又不忍心杀她。
他越来越窜动了。他又将她放下,伸手入她裙子内扯出内裤,兴奋而租暴地分开她的
腿,同时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对準目标,以阴茎插入她的阴道内。因为慌张,他要第
三次才成功佔有她。每一次窜刺,少妇两只大白奶就狂抛几下,她脸上也似有痛苦的
表情。他很怕她醒来,所以准俺先姦后杀。」
李福成大力抽插着她,看着她一对大奶子的摇曳而十分兴奋,他伸出两手大力握住她
白嫩的乳房,用口去咬,狂吻她的脸和嘴。
最后,他在狂插之中,在她大豪乳的狂跳之中发洩了!他穿回裤子,想抛她下海,因
为他已犯下迷姦罪。昏倒的美人,醉倒的天生尤物似乎向他微笑了。这使他起了一点
侧隐之心。既然拿了她成百万的钱,又享受了她的身体,还想杀死她,实在太过份
了。他认为不抛少妇落海,她也必死无疑。因为,半小时后,海水向上涌、她就会被
冲入大海了。于是他替少妇把内裤穿上,向岸边拖行几步,让她倒在沙滩上。
李根成拿起旅行袋的钱离去,这时跑车已在水中没顶了。他急忙爬上路面,开车逃离
现场。他心中十分不安,希望有奇迹出现,少妇会突然醒来,或者有人救了她,使她
不致被水淹死!
两年后,李福成已利用那笔横财买了几架货车、做了运输公司的老闆、而且事业也一
帆风顺了。
有一天晚上,他去酒吧喝酒,被一个性感少妇迷住了,他感觉似乎在甚么地方见过
她,却想不起。少妇也愿意和他交谈,在几晚之后两人做了朋友。少妇叫周燕媚,一
个人独居。有一晚、少妇喝醉了酒,李福成送她回家。他扶少妇入屋时,手抱她的
腰,趁她半醉摸了她肥壮的屁股,还偷摸了她的奶,使他变得兴奋而窜动了。
当他扶她躺上床时,见她毫无反应,大喜过望,他悄悄解了她的衣钮,胸扣,目睹两
颗沉甸甸的深水大炸弹摇曳,忍不住自己脱光了衣服。
正想压下去,周燕媚突然张开眼,看见了赤条条的他,大惊失色,尖叫一下,拚命想
起来,却被他两手一推,又跌躺回床上,她上半身两座大火山在她一跌之中狂跳。
他大力剥下她身上的衣物,扑向她身上,两手大力捏着大奶、阳具向她狂刺,但刺不
中目标。在她的挣扎中,他唯有两手抓住她徊避的盘骨,固定位置再进攻。但也不能
成功,反而弄痛了对方。
「我不会使你得手的,」少妇冷笑,眼出露出逼人的寒光。李福成在她蛇一样的搔动
和挣扎中,改用口咬住她的乳蒂,使她不敢大力挣扎。因为若用力,她的奶头就被扯
痛了。她 好轻微反抗、奶头又被他吸吮看,使她全身变软了,淫水也从阴道冒出
了。
「投降吧!」他冷笑说道。
「我是宁死不屈的!」她脸颊泛红,浑如贞妇。
这时,他找到了目标,大力一插、阳具完全进入了她阴道之内了。少妇终于好像瘫痪
一样了,她全身一震,但又忍不住内心的狂喜、朱唇热烈和他热吻,两手在他身上头
上抚摸。两脚交叉向上缠着他的腰,屁股左摇右摆,呻吟低叫了。
他在狂插之中也大力握捏她的豪乳,在她的呻叫声中向她射了精,事毕,两个人相拥
入睡。
半夜醒来。李福成走进她的客厢,吸着烟,满怀心事似的。周燕媚问他甚么事?他不
答。她也点上一支烟,徐徐吐出烟雾说︰「有心事说出来会舒服,我们萍水相逢,没
甚么利害开系,你怕甚么呢?」
李福成忧郁地陷入神秘的回忆之中,他说︰「两年前的深夜,我驾驶屠房的车送猪
只,目睹一辆跑车跌下海里。我下车救出一个少妇,她已陷入昏迷,但我被她车内留
下的二百多万现金迷失了本性,不但没有救醒她,还迷姦了她,我虽然没亲手杀死
她,她却被水淹死了。」
周燕媚目瞪口呆,脸色苍白,良久才问︰「你为甚么告诉我这些事,不怕我会报警抓
你吗?」
他寂寞地笑道︰「人证物证全无,还有人会相信你吗?」
「但你为何说出来,为了良心好过吗?」
「我也不知道,特别是见了你,像不吐不快似的。」他一手抱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摸
捏看她两只豪乳说︰「人在登高时有向下跳的窜动,快乐时总想到悲哀。我刚才和你
做爱,快乐舒服到顶点,内心却迫使我向你倾诉心事!」
经过这一夜的雾水情、周燕媚再也没去酒吧喝酒,使李福成十分失望,当他忍耐不住
、想去她家中找她时,她在第四天晚上出现了,高兴地和他喝酒、并且请他上车,由
她驾驶游车河。已是深夜二时了,周燕媚将车停在清水湾一处地方,那正是两年前他
目睹跑车失事之处。他感到神秘而恐催。但当她熄了汽车引擎,拉他入后座,向他邪
笑的时候,他又甚么也忘记了。
他拉下裤链,拔出阳具,自她裙子内扯出内裤。她自动坐到他膝上,身向后仰,下身
前倾,他的阳具便自动插入她阴道之内。她的头靠在座位上,胸脯高耸向天起伏着,
充满了火的热力。他已急不及待地解了她的衣钮、将一双大奶子挖出来了。
他越玩越越兴奋,终于两手大力地握捏住她的乳房不放。而她倒头靠椅背借力,下半
身不停窜刺挺进,不但使他的阳具直达她的子宫,更收缩着阴道,夹紧他的阳具,并
且大汗淋漓,大叫呻吟,身体如蛇般摇动。而他的两手、也握奶握至发软,而被她摇
动身体摇甩了。她那两只大木瓜,回复自由身、便像甩绳的猴子般狂跳。她好像也痛
苦似地咬着嘴唇,越更摇动大奶子了。
李福成两手托她的腰,使她的大豪乳更高挺饱胀和浑圆。当她又一下一下向前挺进
时。他射精了,闭上了眼,在她的淫叫中大力咬她的大木爪,咬住不放。最后,他发
洩完了,放开了口,她那雪白的大豪乳、留下了青蓝的齿印。
两人相拥在车内熟睡了。当李福成醒来时,巳是凌晨五时。她也醒来,含情带笑拉着
他的手落车、行了一小段路、沿石级步下海滩,再迂徊走近一处地方。刚做爱之后的
李福成,有点头晕眼花,腰背酸痛。但是,他大吃一惊,这地方分明是两年前那少妇
失事的地点,当他想开口时,周燕妮已脱下他的裤,跪在地上替他吹奏笛子了。他又
忍不住拉她起来,迫她背靠一探树、剥光了她身上的衣物,粗大的阴茎永力插入她下
身,狂插她了。她娇笑看,秀髮在半空飞扬,大奶子疯狂跳跃、又使他再向她发洩
了。
李福成躺在地上,陷于虚脱状态。
「你还认得这地方吗?」她问。
「这是甚么地方?」他闭着眼问道︰「这就是你两年前谋财害命的地方,你抢了一个
少妇二百万元,还向她施暴,然后弃她在沙滩上,不顾而去,一心想让她被水淹死,
但她被水一浸却醒来了。」
他震惊起坐,呆看着她问道︰「你怎会知道?」
「那少妇就是我,难道你还真的认不得我吗?」
李福成更害怕了,恐惧地问︰「真的,真的是你?」
她冷笑道︰「你每次见我,都是晚上,我是人还是鬼、你不明白吗?」
「我不相信你是鬼,世上根本没有鬼!」
「是吗?但你为甚么两年后遇见我,为甚么会向我坦白你的罪行,这不是阴差阳错是
什么?」
他努力站起来,一手抓住她的衣服,另一手力握她的奶子,但是他的手发软无力,他
连续做爱、加上恐惧,筋疲力尽,被少妇推向水边。
周燕媚含笑说道︰「我如果是鬼,现在就要你的命。」
李福成无力地说道︰「我该死,虽然我用了你的钱,但我心里一直不安乐,我太对不
起你,你下手吧!我死而无憾!」
周燕媚道︰「那些钱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但令我痛心的是我竟远不及那些钱,为
什么那次你佔有我的肉体之后就弃我而去。」
李福成低头说道︰「我太穷了,我担心你醒来,我就人财两散。」
周燕媚道︰「要是我身边没有那些钱,你会救我吗?」
李福成道︰「一定会的。」
「那么是那些钱害人了,其实,当时我要是醒了,你会人财两得的。好了,我们到车
上去吧!」她说完,就把他扶到车上。
周燕媚对他说出自己的身世,原来她为钱嫁了一个有钱的老人,他不久就死了,留下
大笔遗产,她孤身寂寞,经常到酒巴买醉,那次失事,就是因为醉酒驾车,现在,她
仍然是个单身贵族。
李福成歎了口气说道︰「要不你那笔钱,我也没有今日的环境!」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 喜欢现在的你!」周燕媚把她的娇躯偎入李福成的怀里
说道︰「我不许你再娶太太,我要永远拥有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