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密医--生命的代价】 第三章

密医--生命的代价】 第三章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第三章
  少女在路上四处张望着,一瞬间,自己的同班同学兼好友美由纪的身影落入
了她的视线;远远站在路旁,后背倚靠着电线杆,似乎在休息。走近了才发现她
面上红润,还稍微带着喘息。
  「嘿~美由~~妳在这边干什么?跑步吗?」她知道美由纪平时有在晚上慢
跑的习惯,但美由纪明明还身穿制服,绝不会是在运动,不过只是想找个话题起
头的她还是可有可无地问了一句。
  「咦…?啊,奈绪子!…唔嗯……」抬起头来,「哈呼…妳…妳怎么会在这
里?」美由纪没有回答奈绪子的问题,而是以问答问,轻巧地避了开来。
  「我吗?没什么,只是随意逛逛而已!怎么样,要一起来吗?一个人逛好无
聊喔,来嘛~来嘛~」
  「唔……」美由纪顿了一下,「不过…我稍微有点累……」微弱地笑了笑。
  奈绪子脸上一红,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后又开心地问道:「妳跟辰也和好了?
刚刚在一起?」
  「……嗯?没有啊?怎、怎么这么问?……嗯哼…」美由纪尽可能不让奈绪
子发现自己下身的不对劲,咬了咬嘴唇,恍神地迟了几秒才回答。
  「啊,是吗……嗯哼,没什么~没什么~」装做什么都不知道,坏笑着说道。
虽然奈绪子没有留意到美由纪的双腿弯曲得有些不自然,不过倒是注意到别的不
对劲。在刚开始谈话时她还没有会意过来,而后就察觉到了隐隐约约有一股的栗
子花味道,而那味道的来源似乎是美由纪的嘴。
  她心里想着,一定是刚刚跟辰也在一起,还还做了那、那个……哎呀,真害
羞,美由纪竟然是会愿意接受口中射精的人,真是意想不到…不过好歹事后漱一
下口嘛。奈绪子心中尴尬,眼睛盯着美由纪的嘴唇,像是要看穿什么似的。
  如果只是单单地在口中射精之后随即吐出或喝下,味道都不会那么明显。但
是美由纪在被口爆了之后,还持续含着精液长达半个多小时;由于精液停留在口
腔中的时间太长,因此虽然后来喝下去了,那股味道却还是一直残留在嘴巴里。
  其实美由纪也试过要去公共厕所漱漱口,更重要的是,她想把在身体可以动
之后,却因司机立刻前来跟她攀谈而不及取出的跳蛋拿出来。但没想到,当她要
跨进厕所时,身体却突然停止不动,无法再向前一步。不只是公共厕所,她原想
到快餐店的厕所,身体却也在进快餐店之前停住而无法动弹。测试了几次后,她
发现她无法进入任何室内空间;苦于找不到人烟稀少的地方,又无法在大庭广众
之下将之取出,只好一路上承受着跳蛋在体内肆意刺激、断断续续地为她带来大
大小小的高潮。直到刚刚似乎是因为电力减弱、震动的幅度转小,才终于从高潮
的折磨中逃出来,倚靠在电线杆上稍作休息。
  奈绪子当然不知道美由纪方才的遭遇,一心想着要拉着美由纪一同去逛街。
虽然明知道美由纪有些累了,但想说既然是因为跟辰也恩爱所致,强拉她陪同自
己,就算当作是小小的惩罚也无伤大雅。
  「哪…奈绪子…嗯哼……我真的累了啦…改天再陪妳…呜,好不好?」没有
习惯异物在自己膣穴里的异样感,加上虽然跳蛋的震动幅度已经减弱,但毕竟还
在震动着,这些都让美由纪担心会被奈绪子发现,因此她拒绝了奈绪子的提议。
但是在僵持了好一阵子之后,最终还是拗不过她,深怕再多说话自己会不小心叫
出声来,于是就这么被兴致高昂的奈绪子半强迫地拉着走。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一路上奈绪子虽然像往常一样挽着美由纪的臂膀,但
此刻却更像是在支撑着略显虚弱的美由纪。这不由得让美由纪担心是不是被奈绪
子发现了,但如果她发现了,为什么不问发生了什么事?又为什么会那么坚持着
要自己陪她逛街?这些想法只在美由纪的脑中闪过一下就消失了,因为她需要大
量的专注力压抑着自己的快感,以及倾听奈绪子的谈话好作适当的回复。
  这个逛街区分成好几个区块,奈绪子出于想给爷爷买副茶具,于是挑了这个
她们这个年龄层不太会接近的中老年区。
  「哪哪,美由~妳看,那边的饮料买一送一耶,而且是1000c.c.的大容量耶,
我口渴了,我们喝那个好不好?好不好~?我要喝红茶~」奈绪子看到前方排了
许多的小铺,就向美由纪问道。
  「嗯…好、好啊…可以麻烦…妳去买吗?我、我在这里等妳…」
  「好啊,那妳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说着,奈绪子就一溜烟地跑往排队
的队伍跑去。
  奈绪子离开后总算让美由纪稍微松了一口气。距上次被跳蛋弄到高潮已经隔
了好一段时间,眼见积累着的刺激就要将她推往另一次的高潮,无论如何都不可
以在这么羞耻的时刻待在奈绪子身边。
  竟然会被迫强制在马路上高潮也是美由纪在今天以前想都没有想过的事,但
从下了公交车以后,她已经克制不住地高潮了好几次。因为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
每当要高潮时,她都会刻意到人数相对较少的角落,谨慎的尽量不要引起别人的
注意,闭着眼,想着在人来人往的喧嚣声中,自己却要羞耻地静静站定,等着让
下体内的小东西玩弄到整个高潮结束为止。
  这次她也像之前那般,在感觉快要到达高潮之前,挪到了旁边。但由于身处
于热闹的逛街区,尽管挑选到旁边没有人站立的地方,但距离他人之近,却是之
前几次所不能比拟的。
  「呜啊…唔……哈…哈……」
  在如此的近距离之下,又再次重新让她体会到将要在众目睽睽之下高潮的屈
辱。并且因为在意着他人会不会无预警靠近而竖起全身的感官知觉,也在美由纪
没有意料到的情况下,一并提高了她感受到羞耻的程度。
  「唔…唔…嗯……哼……不…」将要承受不住的美由纪闭上眼假装休息,拼
命地忍着不要发出声音。就在此时,左右两侧竟然分别各有一个男人过来,倚着
墙,像是在等人。
  (!!!)
  (为什么……啊…啊啊……)
  突如其来的意外让美由纪慌了手脚。想要离开的时候,双脚却已经渐渐软了
下来。
  (怎、怎么…不要…唔…呜呜……啊…啊…不…不要……)
  一直维持着低度震动的跳蛋突然加强了震动的幅度,小小的东西不断撞击着
美由纪的膣壁,而每一次撞击,都更加刺激了她的神经,让她的快感迅速攀升。
本来就处于快要高潮状态的美由纪,在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就这么被送上了高
潮。
  「啊呜!」达到绝顶的美由纪大叫了一声,随即反射性地用手捂住自己的嘴。
原本应该因为高潮而全身瘫软的身体,不知怎么的竟没有坐倒,虽然看得出来双
腿已经弯弯曲曲,却不可思议地仍旧支撑着美由纪,维持半站立的姿势,于是在
一小段很短的时间内,留意的人便可以看到一滴滴蜜液,间断地从美由纪的裙中
滴落到地上。
  感受到下体似乎有大量液体漏出之后的美由纪羞怯地睁开眼睛,发现不只是
身旁的两个男子,原本处于不断移动的街道,也已经有好几个人停下脚步,并因
为这突然的停步,进而引来更多人的关注。
  众人的视线皆停留在少女双腿之间地下的几滴水渍,以及腿上的水痕。最靠
近前排的人,在灯光恰当的地方,还可以发现腿上的淫液在缓缓流动,让人有股
想要一窥裙底究竟已经湿成什么样子的冲动。
  「喂喂、那个小女孩怎么回事?」
  「嗯…不像是小便,那个样子八成是高潮,真骚啊。」一个老男人不怀好意
地看着美由纪,猥亵地笑道。
  「啧啧,真是不知羞,也不想想现在在什么地方。」
  「喂,你们是在搞援交吗?怎么就在路上搞起来了?」其中一个老人向美由
纪旁边的两个男人问道。
  「不…我不认识这种淫……」话说到一半,男人觉得不该如此公开批评他人,
于是改口道:「我不认识这种女人……」
  倘若是处在相同状况,也决不会承认自己认识这种在大马路上被跳蛋弄到高
潮的女生,更何况的的确确是陌生人;但男人说到一半,尚未说完的那个描述自
己,而自己却完全无从反驳的词汇,让美由纪羞愧的把头降得更低了。
  「我也不认识这么骚的女人,嘿嘿…」另一个男人停了一下,「不过不介意
以后认识认识。」说完,身边有几个人同时笑了出来。
  耳边持续传进各种污秽不堪的言语,一下子成为众人中心的美由纪,羞得用
双手遮住脸。太过屈辱的现实让美由纪无法冷静思考。她转念一想,如果自己早
点找个地方把跳蛋拿出来就不会碰到这种事情,现在都已经羞得想死了,索性把
心一横,确认了身边都不是认识自己的人,美由纪便转过身去,背向路人,把手
伸进裙里,犹豫了数秒钟,最后还是迅速把内裤拉到膝盖位置。
  「喂喂!你们看,那小女孩还在做什么!」
  「竟然在脱内裤,在想什么啊?」
  「那个内裤…」众人把视线转到内裤上,白色的棉质内裤可以看到底部因湿
润而变暗色的部份,周围却还有一部分是明显浸过淫液而又干了的痕迹。在其中
一人将美由纪内裤的状态如实描绘出来时,原本以为已经红得不能再红的美由纪
的脸颊却又更染红晕,身体也因为如此不堪的事实而羞得微微颤抖。
  「呜啊…唔……嗯……」几乎一整个晚上都处于高潮状态的身体已经过于敏
感,在美由纪将手指伸进去之际,时不时的便会刺激到膣壁,让她不小心就漏出
声来。听到了美由纪的呻吟,刚刚还在嘈杂的众人便都噤了声。
  察觉众人噤声意图的美由纪,又羞又急,硬是倔强地忍着不发出声音。当发
现腿张开的幅度因内裤受限,而无法深入将跳蛋取出时,美由纪又再度犹豫了。
但心想事已至此,就把内裤整个脱去,拿在手上。
  好不容易把跳蛋拿了出来,发现身旁刚刚那位说着猥亵不堪话语的男人,正
盯着她的下半身看;美由纪的视线刚与他对上,就又羞得别过脸去,将跳蛋用力
往他丢。
  男人色瞇瞇地捡起:「妳不要了啊?那就送给我啰?」说着就把跳蛋拿起来,
在众人的视线下用舌头舔了舔:「嗯…咸咸的」。
  刚从自己下体取出的跳蛋,当着自己的面被陌生男子拿起来品尝,还叙述感
想,让美由纪又再哭了出来:「你…变态…!」
  听到美由纪的指责,身后的行人嘲讽地说道:「不知道是哪个小骚货在马路
上用玩具高潮,还脱下内裤自慰、呻吟的喔?小、骚、货!呵呵呵。」
  美由纪取出跳蛋的行为被扭曲成公开自慰,羞愤地转过身来,强忍着眼泪:
「我才不是…不是…那个…骚…」红着脸,不好意思说出那个词汇,稍微停顿了
一会,眼神锐利地扫过前排的几个人,正色喊道:「我是被强迫的!」说完,便
撞开了旁边的人,向外冲了出去,留下被美由纪突如其来的凛冽姿态惊吓到的众
人。
  「咦?美由!?」正好回来拿着两杯饮料回来的奈绪子,看见美由纪突然跑
了出去,还来不及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不明所以地看了人群一眼,就朝着美由
纪追了过去。
  跑了几百公尺之后,奈绪子终于追到了坐在公园躺椅上的美由纪。只见美由
纪泪眼潸潸地蜷曲在那,让人看了就心疼。
  「哪,美由纪,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奈绪子似乎没有撞见先前的骚动,
看见坚强的美由纪竟然哭成这个样子,便伸出手,一边抚摸着她的头发,一边柔
声问道。
  「呜呜…呜嗯…为什么……」听到了奈绪子的声音,原本放声大哭的她收敛
为轻声的啜泣,像是在回答奈绪子的问题,但又似乎不全然如此:「我一直都很
努力…尽力做好…爸爸妈妈过世了…就跟哥哥一起忍耐……哥哥出事了…用尽管
道找好医生……到处去打工……努力念书……我都可以努力……但为什么…今天
的事我要怎么努力……为什么……为什么…不给我努力的机会……呜呜…我好丢
脸……好丢脸……」
  哭声、说话声夹杂在一起,奈绪子并没有全部明白美由纪在说什么,也说不
出什么安慰的话,只是不断拍着她的头、抱着她,安安静静地陪在旁边。
  终于等美由纪情绪回稳,她抬起头,看见奈绪子温柔地微笑着,眼中带着悲
伤,好像是将美由纪的悲伤纳为她自己的悲伤一样,「不好意思…奈绪子…对不
起…」
  「唔嗯,没什么。」奈绪子摇摇头,拿起刚刚买的红茶:「渴了吗?」
  「嗯…」整个晚上不断出水的美由纪早就渴了,于是伸手接过,1000c.c.的
大容量一下子就见底。而后两人就坐在躺椅上随意聊天,奈绪子又回复了原本聒
噪的样子,喋喋不休地说着各种有趣的琐事。
  「哪,美由~我差不多要回家了喔,」奈绪子看了看时间,美由纪也觉得已
经颇晚了,表示也该回去,「嗯…对不起,稍微等我一下,我去一下厕所。」奈
绪子吐了吐舌头。
  「嗯,好,我跟妳一起去。」
  看得出来奈绪子有些急,大概是在聊天的时候就有了尿意,碍于美由纪正在
讲话而不好意思打断,说要去厕所以后,便以小快步朝公园的公共厕所走去。美
由纪在高潮过后其实就有了尿意,加上刚刚又喝了1000c.c.的红茶,就也想去厕
所方便一下。
  随着奈绪子进去后,美由纪在将要跨进厕所入口时就停了下来。与身体完全
不能动弹略有不同,反而比较像是被一道无形的墙挡住,朝左、朝右,都可以,
就是无法往厕所里面走去。于是美由纪就像一个怪人,不停在厕所入口徘徊不定。
  「咦?美由~妳不上厕所吗?」已经看不见人的奈绪子从里面大喊着。
  「呃…」美由纪本想脱口说出自己进不去厕所,但想了想又觉得说出来既无
济于事,奈绪子也未必相信,于是就回答:「嗯…还好耶,妳上就好…」口中说
着不想上,意识到的尿意就愈来愈庞大。无奈也没有别的办法,现在要美由纪拿
出刚刚在大庭广众下取出跳蛋的气魄在外面解决生理现象是做不到的。
  待得奈绪子出来以后,两人又一起走了一程,才在路口互相道别。
  到了家门口,室内一如往常没有灯光。自从隆二出事以后,这个家就只剩美
由纪一个人了。
  「汪!」啊,不对,还有小波在。美由纪笑了笑。小波是家中养的小狗狗,
原本是隆二捡回来的,但捡回来不久后,隆二就失了兴致,于是变成了美由纪在
照顾,因此小波也是跟美由纪的感情比较好。
  尝试了没办法进入家门,不知如何是好的美由纪便来到院子里跟小波玩耍,
现在的小波身形已经比刚捡回来时大得多,不熟识牠的想必会觉得看起来很恐怖。
  「汪呜~」小波见到美由纪回来,就出了狗屋绕着美由纪打转。
  「嗯?小波,你饿了吗?」美由纪想起今天比平常晚回来许多,早就过了喂
小波的时间了,「对不起,再等一下好吗?等等就拿东西给你吃喔。」说是这样
说,美由纪对于自己无法进入室内空间的理由仍然不明,原以为与身体无法动弹
或许是同样的原因,所以在公园时就吃了医生给的药。或许药效还没发挥吧,美
由纪只能这么想。
  美由纪抱着小波,坐躺在阳台上。想着今天发生的事──第一次被抚摸胸部
和私处、第一次碰到色狼、第一次让别人看了自己近乎裸体的身子、第一次被陌
生人玩弄,甚至连对方的脸都没见到、第一次口交,喝下了不知道是谁的精液、
第一次接触跳蛋,在路上高潮、被人发现、被人指责淫乱。想到这些又让美由纪
感觉委屈了起来。
  边想着,尿意又突然涌上,原来小波正舔着美由纪的大腿,口水湿湿滑滑地
沾在美由纪的股间,搔痒中带点刺激性的感觉让美由纪抑制尿液的力道变得薄弱,
于是便想推开小波:「小波,停,不要闹了,会痒啦~」
  「汪!汪!」小波似懂非懂的主人看了看,舔了舔美由纪的脸、手臂,接着
又舔了大腿。
  「哎呀,小波…不要啦…快停…不给你晚餐喔!停啦…」美由纪忍着尿意要
制止小波,想要坐起身来,不料身体再度不受意识控制,维持原本放松休息的姿
势,稍微成「大」字型地坐躺着。
  「汪!」小波愈舔愈朝裙子遮蔽的地方舔去,时而又用爪子拨弄美由纪的裙
摆,忽上忽下的裙子引起的空气流动让美由纪的下体感觉到阵阵寒意,又加深了
她想上厕所的欲望。
  「啊!小波…不要再弄了…走开…走开啦……小波…」美由纪一边忍着,一
边又要对抗着因愈来愈接近蜜部而被撩起的快感,驱逐小波的口气也渐渐显得有
气无力。
  突然间,小波纵身一跃,跳到了美由纪身上,落下处好巧不巧,正好压在美
由纪的膀胱部位,美由纪「啊」的叫了一声,忍不下去,由于内裤早已脱掉,裙
子也被小波撩起了一些,尿液便毫无阻碍地成拋物线状射了出去。
  「汪汪!汪汪汪!!」看到尿液射出的样子,小波叫得愈来愈大声。
  「呜…安静…小波…安静……呜啊……啊…」深怕小波异样的大声吼叫,引
来邻居的关切,美由纪一边无法遏制地排尿,一边想要让小波安份一些。
  「小波,不要叫…拜托你不要叫了……啊啊…」过了一阵子,积累了整晚尿
液的美由纪才终于结束了羞耻的放尿,而小波的叫声也持续到了拋物线消失为止。
  尿完之后的美由纪,虚脱地承受着小波在肚子上轻轻跳动,庆幸的是似乎没
有被谁发现,夜晚又恢复原本安静的样子。
    *    *    *    *    *    *
  一个女人拿出记事本以及钢笔,手指快速地移动着,「嗯…效果不如预期…
几乎都只能消极的限制…积极控制只有成功一次啊……看来老师还有得忙呢…」
写完之后又拿出手机,想了想,嘴中嘀咕着:「哪,称赞一下小奈好了,虽然没
有做什么困难的事,总是乖乖完成了任务,偶而要给点糖吃才行,嘻嘻。」
  敲打着手机按键,女人打开了车门。今晚真是有趣极了,她心里想着。
(待续)
色小姐日本 色小姐电影全 易胜博 色小姐系列漫画 日本人体艺术图片 人体艺术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