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千娇百媚】(第一娇:兄弟情深)

千娇百媚】(第一娇:兄弟情深)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2012年的本市联欢晚会上,美女弱弱第一次亮相,却给无数人留下了深
刻的记忆,也成为了众多宅男的新对象。
  在北京的某个出租屋内,两兄弟相依偎着边喝酒边看着春晚。
  " 哥,我喜欢这个妞" 林天虹说道。
  " 弟弟啊,等咱有钱了,什么样的女人都有!" 做哥哥的林中天安慰着弟弟。
  " 哥,等你有钱了,带我去跳伞好不好,我喜欢飞的感觉。" 林天虹趁机要
求到。
  " 好,没问题,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哈哈" 林中天大笑着说。
  " 哥,我想咱爸妈了!" 这回林中天没有再回复弟弟,他喝光杯中的酒,然
后叹口气望着发昏的天花板。
  他不回答不是不能回答,而是他不想伤害到弟弟。两年前,他们一家还是当
地的富裕之家,大别墅,宝马车,父母亲相亲相爱,对他们也爱护有加。他依然
记得一家人团团圆圆的过了十五次除夕,父母的笑容放佛就在眼前,弟弟的笑容
天真烂漫,亲情的温暖挥之不去。然而现在身处狭窄的出租屋内,昏暗的灯光,
纸糊的玻璃,冷风嗖嗖的直往里穿,室内仅有的娱乐工具就是眼前这个从垃圾场
讨回来的破电视。幸福,往往是一种对比度,两种生活的对比,让林中天明白以
前的生活是多么多么的幸福,而不幸福,也同样对比的出来。
  " 哥,咱爸妈怎么还不来接我们?" 弟弟又问了一句。
  " 快了,弟弟。有空咱先去跳伞好不好?" 林中天敷衍着。他清楚,父母最
近是不会来了。因为它们在监狱待着。
  兄弟两个,林中天在一家酒吧当保安,而林天虹在超市做理货员。日子就这
样过着,两人为了更好的生活而努力。如果没有那份通知书……人们多想没有如
果,可是命运的安排谁也逃不开,该来的还是会来。
  这天是2012年12月22日,林天虹早早的回到家,因为今天是他生日,
哥哥说晚上要带给他一个大大的礼物。他兴奋不已,早早的回来了,焦急的等待
着。
  等待着哥哥的林天虹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等他再睁开眼时候,时间已经是晚
上11:30了,可是哥哥仍然没有回来。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哥哥回家都
比较晚,可今天是我的生日啊。林天虹刚要出去想拨电话给哥哥,却听见门开了。
林中天回来了。
  确切的说,林中天真的不是空手回来的,他背着一个大麻袋。进屋后轻轻的
放在地上,擦擦汗水对林天虹笑笑说道:" 给你的礼物!" 林天虹高兴的奔过去,
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哥哥到底给自己带来了什么礼物。他解开麻袋,赫然出现在他
眼前的居然是一个人,是一个女人,双眼紧闭,樱唇微张,两腮绯红。林天虹啊
了一声,对他哥哥说道:" 哥,你怎么……这是犯法啊!" 林中天抽着烟说道:
" 天虹啊,你别怕,什么事哥来处理,今天你就好好玩玩,你仔细看看,她是谁?
" 林天虹又仔细瞧了瞧,大惊失色又随即惊喜万分,她不是别人,正是春晚主持
人弱弱。
  林中天对弟弟说:" 他中了我的迷药,药劲马上就过去了,你喂她喝口水就
好了!" 林天虹先把弱弱身上的麻袋脱掉,然后轻轻的把她抱到旁边的沙发上,
并给她摆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天虹没有立即把她弄醒,只是仔细的看着这个美丽
的主持人,就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天虹从来没见过如此美妙的女子,自然舒展
的弱弱就像阿拉伯绸缎,美丽的脸庞白里透红,胸前的双峰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修长的双腿不胖不瘦,尤其是那双手,肤如凝脂,恰到好处。
  林中天端来一碗水,喝了半碗,剩下的半碗直接泼在了弱弱的脸上,弱弱缓
缓的有了一丝意识,等她张开双眼,看清楚自己身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旁边还
有两个陌生的男人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在下班时候被人从后边捂住了嘴,后来
就不知道了。但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被绑架了。
  胸中愤怒的火焰迅速燃烧,破口大骂并挣扎着想坐起来。可是因为手被反绑
着,无法坐直了,只能歇着靠在沙发上,大声斥责道:" 你们好大胆,还有王法
吗?" 经过刚才的一阵挣扎,上身的小西服已经脱落了一半,里面穿着的紧身白
衬衣赫然鼓着两个山丘,一起一伏的。看的旁边的天虹两眼发呆。
  弱弱骂了半天,可是一个男人根本就不看他,自顾自的抽烟,另一个却眼睛
都不眨的望着自己发呆。弱弱立刻意识到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恶意,不愧是做主
持人的,马上镇定下来,问道:" 你们是要钱吗?放我回去,我可以给你们!"
可是林中天咳嗽了两声,转过脸说道:" 不用了,今天你伺候好我兄弟就是了!
" 弱弱瞬间就明白了,此伺候非彼伺候,毕竟已过18岁,这样的镜头自己也看
过不少,想不到自己竟然有机会亲身体会。弱弱立即反对,用冰冷的声音说道:
" 你们休想!" 林中天二话不说,过来就给了她一个耳光,一巴掌拍的弱弱头脑
发晕,然后一阵刺痛从脸上传来,自己这辈子还没被人打过脸呢,心里特委屈,
哭了起来。林天虹一看,赶紧起身护着弱弱,对林中天说道:" 哥,哥,你不要
打了!" 林中天指着弱弱说道:" 天虹,你不要可怜这些女人,他们最能装可怜,
可是狠起心来,那心肠比蛇蝎还毒!" 说着就要再要打她。
  弱弱赶紧往沙发另一头缩,天虹站起来握住了他哥哥将要落下的巴掌,大声
说道:" 哥,今天是我的生日,你听我的!" 林中天看着面前的弟弟,转身走过
去又坐下了!
  弱弱突然感觉在面前的这个男人后面很有安全感,她稍微的向前靠了靠,脸
颊紧紧的贴在天虹的背上,泪水顺着他的脊背就淌了下来。
  天虹赶紧转过身,小心翼翼的擦去弱弱脸上的泪水,并轻声安慰道:" 别怕
别怕" 边说还给她松了绑。
  天虹把她往怀里揽了揽,弱弱顺从的靠了进去,天虹看着梨花带雨的弱弱,
心都碎了,把她抱得更紧了。
  弱弱在这种情况下,也无法再反抗,她知道只能讨好天虹,就不会在受到挨
打。
  林天虹看着怀中的弱弱,就像受伤的小兔子,还在抽噎着,甚是心疼,就轻
轻的吻了她的额头。弱弱心里一阵感激,心想这个男人应该不坏吧。
  天虹吻了她的额头,又吻了她的樱桃小嘴,接着吻他的脖子,他觉得只有这
样才能给予她最大的安慰。可是,长久工作的弱弱好久没有被人这样抱着亲吻过
了,身体里的原始冲动慢慢的萌发,刚开始还是怕挨打才任由天虹的亲吻,可是
慢慢的她的身体觉得很舒服。
  林天中不住的咳嗽着,看到弱弱老实了,站起来说道:" 今天你好好表现,
明天就放你走!" 然后就出去了。
  天虹轻轻的吻她的耳垂,浓重的鼻息带着一股热气窜进了弱弱的耳孔,她嘤
咛一声,全身都酥软了,紧紧的往天虹的怀里钻。
  天虹又吻上了她的唇,两唇相接,弱弱主动的伸出舌头,撬开天虹的牙齿,
两条舌头像蛇一样纠缠在一起。
  很快,意乱情迷的弱弱已经进入状态,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她只想得到眼
前英俊而且有安全感的男人的临幸。
  天虹放弃了她的石头,亲吻她的玉脖,偶尔伸出舌头轻轻的舔舐,弱弱仰着
头闭着眼轻轻的哼着,甚是享受。
  天虹边吻,左右手也没闲着,右手在她背后隔着白色的小衬衣摩擦着弱弱的
背部,和很多女人不同,弱弱的背部正好是敏感部位,她低低的呻吟着,从嗓子
里发出若有如无的呻吟声,仿佛像战场上的冲锋号一样,刺激着天虹的神经,使
他更进一步,勇往直前。
  天虹左手隔着衣服揉搓着弱弱的乳房,嘴上也没闲着,埋头在两乳间,亲吻
着。可是衣服虽然是低胸的,而是仍然隔着一层衣服。急的他右手掀起来了弱弱
的衬衣,推到胳膊以下胸部以上,露出了蕾丝胸罩。
  天虹没有直接去撕扯胸罩,她突然又吻上了弱弱的肚脐眼,在那里用舌头在
她的肚脐眼上打着圈圈,一手握着一个乳房,胡乱的揉搓着,弱弱躺在沙发上,
已经完全的进入了状态,身体不由自主得有了反应,她两手轻轻的抓着天虹的头
发,生怕他突然跑掉一样。
  天虹顺着肚脐眼往上,慢慢的来到那最美的山丘面前,轻轻的抚摸着这两块
柔软的山丘,不是很大,却入手刚刚好,还没等天虹去解开胸罩的束缚,弱弱已
经迫不及待的把手伸向后面,解开了胸罩。随着胸罩的脱落,俏丽的乳房像两只
小白兔一样蹦了出来,天虹呆呆的看着,在昏暗的灯光下,这是他所见过的最美
的风景,他小心翼翼的轻轻的吻了弱弱左乳的乳根,而右手轻轻的捏住她的右乳
慢慢的揉搓,弱弱的身体就像过了电一样,一颤一颤的。
  天虹仿佛是想跟她开个玩笑似的,吻了左边吻右边,就是不碰她的乳头,只
用舌头在胸部上画圈圈。而弱弱的乳头已经硬了起来,痒的难受,她真想帮把手,
把天虹的头按在乳头上,可是她还是忍住了,可是自己忍的好辛苦。
  天虹玩够了她的乳房,然后一手抓住一个,伸出舌头,轻轻的点了一下左边
的乳头,又立即离开,弱弱大喊了一声," 啊" 舒服的把头使劲向后仰。天虹又
如此点了她的右乳头,弱弱又是一阵呻吟。如此几次,天虹终于不再让她受苦,
疯狂的吻着她的乳头,同时右手不闲着,抚摸着她光滑的肚皮。弱弱已经半张着
嘴巴,呼吸沉重。两手按着天虹的头,永远都不要离开了,好嘛?
  天虹抚摸着弱弱的肚皮,慢慢的往下,他碰到了阻碍,一条精致的小皮带挡
住了他的手,可是弱弱仿佛要帮他一把,使劲吸着肚皮,让裤子和肚皮中间的空
隙加大,天虹在她的帮助下,毫不费力的酒吧手伸了进去,可是终究不能全部伸
进去,所以只能抚摸着她的小肚子,而这已经要了弱弱的命了,阴水已经流了出
来。两腿使劲摩擦着,两腿间麻麻痒痒的,很是难受。
  天虹的手见不能继续向前,就伸了出来,隔着薄薄的紧身裤袜,从外边揉搓
着弱弱的大腿内侧,弱弱身体不由自主的伸直了,又张又合的,欲拒还迎。
  弱弱今天穿的小白皮鞋使劲摩擦着地面,修长的双腿时而伸直时而弯曲,嗓
子里发出了愉悦的呻吟。天虹轻轻慢慢的站起身,脱掉自己的上衣,露出了健壮
的肌肉,扶着弱弱的脸庞,轻轻的亲吻着弱弱的小嘴唇,弱弱赶紧迎合着,她现
在需要这样温柔的一吻。
  天虹又是一路向下,只到重新碰到了那根皮带,这次他没有客气,轻轻的解
开了这道防线,把她的裤袜脱了下来,但没有脱完,裤袜整个脱到了弱弱右腿的
脚踝处,这时候,她右脚的白皮鞋还没有脱掉,而左脚的白皮鞋不知道已经被她
刚才甩到什么地方去了。
  下身只剩下一条蕾丝内裤的弱弱害羞的闭着双眼,任凭宰割的样子。天虹慢
慢的分开她的双腿,成w型,然后慢慢的抚摸着大腿的内侧,对于最神秘的地带
只是偶尔接触一下,虽然不是天虹故意为之,可是弱弱却难受的要命,她那里已
经像蚂蚁爬过一样痒,想自己伸手解决一下,可最终没敢伸手过去。
  天虹吻了左腿内侧,又吻右腿内侧,只把弱弱吻得大声呻吟,自己揉搓起自
己的乳房来。天虹终于放弃了她大腿的内侧,四只手指捂住了她的隐私地带,触
手湿润,看来弱弱已经流了不少花蜜。可是天虹不想这么早让她得逞,隔着内裤
继续揉搓着,还向上一下下的拽着内裤,变成一条线的内裤在弱弱的肉缝里摩擦
着,带给了弱弱期待已久的些许快感,迫不及待的主动亲吻着天虹的胸口。
  天虹看着如此娇艳的仙子在自己怀中娇羞,下体也涨的生疼,就退下了裤子,
拉着弱弱的小手握住了自己的小弟弟。弱弱入手感觉它犹如犹如一条钢筋坚硬,
自己也只能握住三分之一。在这种事情上,不需要老师,尤其是聪明的女人,弱
弱顺势就上下套弄了起来。
  天虹也不闲着,她终于不再拽扯弱弱的内裤,一根手指顺着两腿间的空隙就
挤了进去,随着手指的深入,弱弱大张着嘴巴,呼吸越来越急促,直接反应就是
她握着铁棒的手套弄的也越来越快。
  天虹的手指慢慢的一进一出,一进一出,偶尔还狠狠的往里顶一下,搞得弱
弱一会儿低吟,一会儿大叫,完全失控。随着天虹手指越来越快,突然弱弱全身
收缩,放在铁棒上的手也缩了回去,轻托着下巴,轻咬嘴唇,而随之一震颤抖,
天虹就感觉自己的手指仿佛被一股灼热的水包裹,他猛地抽出手指,一道银线顺
势从弱弱两腿之间流下,虽然没有飞流直下三千尺,但绝对银河落九天。
  刚刚高潮的弱弱还所在天虹怀里喘气,脸颊更红了,就像熟透了的苹果,披
肩的散发胡乱的盖在脸上,胸前,上衣卷在乳房上,裤袜蜷在右脚上,要有多美
就有多美。
  此时的弱弱再也没有矜持,她喘过气,也不管自己刚刚高潮,示意天虹坐下
来,自己斜趴在沙发上,双手抓住天虹的小弟弟就上下套弄起来,一会儿之后,
就张开樱桃小嘴,慢慢的把小弟弟含在了嘴里,而这回该天虹双手抓着胯间弱弱
的头发上下配合着。
  弱弱这张名嘴此刻喊着天虹的小弟弟也不含糊,虽然撑的自己嘴巴想爆炸,
可是依然慢慢的吮吸着,逐渐适应了它的粗大,可见女人的嘴潜力无穷。弱弱不
断的把碍事的头发屡到耳朵后面去,芊芊素手就那么一扬,端庄大方,可是嘴里
又含着天虹的小弟弟,真可谓,小嘴与双手齐飞,端庄共淫荡一色。
  弱弱用小嘴上下套弄了一会儿,又用舌头舔了舔鬼头,又从下往上仔仔细细
的舔了一遍,口水混着少许精水搭配着吧唧的声音顺着她的嘴角淌了下来,而最
绝的是她那双勾人摄魄的眼神,时而眯着时而瞪着,表现出时而乖巧时而可怜时
而又撒娇的摸样,实在让人又爱有恨。
  在弱弱小嘴的努力下,天虹的小弟弟彻底的崛起,擎天一柱的向上伸着,有
捣毁一切的气势。还没等天虹站起来,弱弱已经迫不及待的叉开双腿,右手掰开
一条阴唇,对准了坐了下去,随着一声长长的呻吟,啊啊啊啊啊,直捣花心。天
虹赶紧两手扶着她的蛮腰,以免她失态向后摔到地上。弱弱一只手揉搓着自己的
美乳,一只手放在小嘴里舔舐着,上下左右的乱晃,她已经完全忘记自己是谁,
现在的她只想满足最原始的身体愿望,至于全国观众面前仪态大方的主持人,都
已经不再重要。
  弱弱在上面起落了一百多下,也有点累了,趴在了天虹的胸前。天虹可是憋
了半天,顺势抱着她站了起来,弱弱双手紧紧环抱着天虹的脖子,生怕摔下来,
就这样,两人又疯狂的交合了一百多下,弱弱已经完全放开了心怀,大声的呻吟
着,大声的叫着,真想就这样死在这个男人的抽插下。突然弱弱全身又一阵颤抖,
紧紧的抱住天虹,小腹间一股暖流激射而出,浇在了天虹的小弟弟上,舒服的天
虹差点把持不住,可是由于事发突然,固定节奏被打乱,天虹有点站不稳,他赶
紧稳住身形,因为分心正好也没有立刻丢掉。
  天虹把弱弱轻轻的放在沙发上,她脸颊上已经有细细汗水,天虹帮她擦干净,
趁她还在享受高潮之余,替她说掉了一直在胸上的上衣和脚踝处的裤袜,并轻吻
着她的全身。什么才是最美的风景,唯有心爱女人的身体,什么才是最动听的声
音,唯有心爱女人满足的呻吟,什么才是最美的气味,唯有心爱女人的身体之香
……。
  慢慢的,高潮过后的弱弱又被天虹的亲吻勾起了欲望,她用行动证明着她还
想要。天虹为她穿上精致的白皮鞋,把她抱起来,慢慢的走到电视机前面,打开
电视的记忆功能,弱弱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天虹只是笑笑,一变操作着电视,一
边把弱弱反转过来,让她扶着电视机,由于电视放的较低,所以弱弱只能撅着白
花花的小屁股叉着双腿站在那里,天虹扶起自己的小弟弟,在密道口摩擦了起来,
弱弱又呻吟了起来,她嘴里喊了起来:" 小冤家,你快进来吧,我好难受!" 天
虹嘿嘿的坏笑着,就是在洞口打转,或者进去一点就有出来。害苦了欲火焚身的
弱弱!
  这时候电视的画面也出现了,弱弱也终于知道天虹再玩什么把戏,原来天虹
一直珍藏着弱弱的影像带,而此时画面上正是她第一次登上春晚舞台的画面,那
时候她身穿晚礼服,仪态大方,万人敬仰,而此时,自己却撅着屁股不知羞耻的
和身后的男人交合。她本想抗拒,可是身体却不由自主,这种巨大的反差让她充
满了刺激感和挑战感,并且自己长期以来只为了名利而活着,从来没有这样放松
过,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在那一瞬间,她就有所觉悟,我要快乐,就是现在。
  她受不了天虹的挑逗,伸手抓起天虹的小弟弟就往自己的洞里塞去,天虹也
不阻挠,硬挺挺的插了进去,啊,想不到,经过刚才一番大战,还这么紧,天虹
不敢怠慢,双手扶着弱弱的蛮腰前后抽插,满屋子只剩下弱弱疯狂的叫喊声,呻
吟声,摩擦声,声声入耳。天虹九浅一深干的弱弱别提多舒服,可突然他抽出了
小弟弟,双手环抱着弱弱喘着气。弱弱急忙问道:" 怎么停下了?快啊……" 天
虹逗她道:" 想要吗?" 弱弱含羞道:" 要,人家要!" 天虹说:" 爱我吗?"
弱弱回答道:" 爱,爱死了!" 天虹说道:" 那么请放过我哥哥吧,他要是为我
好!" 弱弱这时候哪还顾得上他哥,他姥爷她都管不了,随便说道:" 好好好,
我答应你,你快插进来啊!" 天虹二话不说,挺枪便刺,随之又是一阵摩擦声,
呻吟声。
  天虹抽插的越来越快,他知道自己快丢了,而弱弱叫声也越来越高昂,她也
到了紧要关头。天虹的小腹突然一热,一股暖流直喷向弱弱的花心,一,二,三,
四,五,足足射了十几下,只把弱弱烫的差点站不稳,而弱弱也从花蕊中射出了
蜜汁,浇在了天虹的小弟弟上,烧的天虹又射了五次,两人这才互相喘着气短暂
休息,而两人下体还未分开。
  天虹慢慢的拔出阴茎,瞬间,一股乳白液体从弱弱两腿间流了下来,弱弱再
也撑不住,跪在了地上,而天虹却把还未软化的小弟弟凑到她面前,两眼已经快
翻白的弱弱张开小嘴仔细的帮他清理干净,两人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倒在床上便
睡着了。
  而一直守在门外的林中天抽完一根烟,终于听到里面没了动静,才起身活动
活动。他原本想守在门外,如果弱弱还不服气,就进去再揍她一顿,没想到这妞
还真是性情中人,这么顺利。林天中又拿出那张通知书,看了看,尴尬的笑了。
  第二天的清晨,随着一缕阳光照射到床上,弱弱揉揉惺忪的睡眼,爬起来一
看,自己全身赤裸,才想起昨晚发生了什么,大惊失色,赶紧找衣服穿,可是东
一件西一件的,到处都是衣服。弱弱翻动的声音吵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林天虹,天
虹起来一看,毕竟心虚,赶紧找衣服穿上,然后帮忙找衣服,好不容易弱弱才穿
戴整齐,可是衬衣最上面的扣子却不见了,只能露出胸前的白花花的一片肉,只
能用手挡着,含羞坐在沙发里。
  天虹给她倒了一杯水,说:" 你喝口水吧!" 弱弱接过杯子,说声:" 谢谢!
" 然后两人无言以对!
  这时候,林天中走了进来,他看了看沙发里的弱弱,对她说:" 谢谢" 然后
就走到窗前继续抽烟。
  这时候,弱弱哀求道:" 可以放我走了吧!" 林中天瞥过来说道:" 走?你
要去哪?回去告发我?" 林天虹说道:" 哥,放了她吧!我想弱弱是不会告发我
们的……她昨晚答应我的!" 林中天回话道:" 天虹啊,女人的话你不要相信!
舒服的时候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翻脸就不认人!" 弱弱镇静的说道:" 可是,就
这样关着我,他们总会发现我丢了!到时候报警了,怎么办?" 林中天吐出一口
烟,轻轻的说道:" 不用你提醒,我知道!" 说完扔给她一个手机,对她说:"
打电话给你家人,让他们送一百万来赎人!" 林天虹感觉不对劲,哥哥今天的表
现实在有点说不过去,这不是把自己往死路上拽嘛?
  天虹激动道:" 哥,算了吧,放了她吧,我已经很满足了,你还敲诈她?"
林中天回话道:" 弟弟,她回去反正要告发我,还不如我就一不做二不休,再要
点钱,反正都是绑架!为你……。算了!" 林天虹看着弱弱哀求的眼神,第一次
对他的哥哥的做法生气了,他大声说道:" 哥,你不能这么做!" 林中天惊异的
看着他的弟弟,说道:" 不要再废话,这次你听我的!等有钱了,我们就去跳伞!
" 林天虹气呼呼道:" 这样的钱,你自己花,我不会花的!" 而一旁的弱弱,心
里非常感激林天虹,觉得有他在,自己就安心多了,如果他能成为我的男人,哎
呀,这时候,还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在林中天的威胁下,弱弱只好打电话给她的朋友,就像所有电影里演的那样,
交代好不要报警,如果报警如何如何的。可是朋友靠不住啊,弱弱的朋友一听到
消息就报了警,警察根据来电号码很快就查到了他们的藏身所在。
  整整一天,林天虹就抱着弱弱,劝她不要害怕,而林中天在一旁抽闷烟,等
消息。
  可是他没有等来答应好的人民币,下午三点左右,警察就已经包围了这幢楼。
  等林中天发现时候,也大惊失色,没想到这朋友还真靠不住,没办法了,他
起身绑住了弱弱的嘴和手,然后命令弟弟带她走,他们一起来到了楼顶。
  这是一桩五层小楼,楼前是一片开阔地,下面挺了一排警车,警察喊话:上
面的人听好了,你们已经被包围,如果还负隅反抗,只有死路一条,我们的政策
是抗拒从严,坦白从宽,希望你们认真考虑。
  林中天不敢露头,一时也没主意,只好保持沉默,避免被狙击手击毙。一旁
的林天虹看到都走到这一步了,也没了主意。林中天越想越生气,原本是想要一
笔钱,谁知道被包围了,他把气全撒在弱弱身上了,对她又是拳打脚踢的,天虹
赶紧护住弱弱,林天中害怕打到弟弟,也就放弃了。
  林天虹对弱弱说:" 弱弱,认识你真的很高兴,你一直都是我心中的仙女。
昨晚谢谢你。现在我们被包围了,我和哥哥都难逃一死,我会劝哥哥放你走!"
弱弱看着林天虹,心里突然暖暖的,不是一直想找个保护自己的男子汉嘛?面前
这个男人给了自己完全的安全感。她不由自主的往天虹身上靠。
  林天虹流下了眼泪,在这生死之际,他忍不住解开粘在她脸上的胶带,亲吻
起弱弱的脸,弱弱的反应也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反应比他还激烈。两人就这么在
房顶上狂吻起来,弱弱内心实在已经喜欢上面前这个男人,可是她也明白他们坚
持不了多久,不久之后,就会被抓住,然后判刑,然后永远不相见。她心里突然
有些不舍,天虹,如果这是永别,就让我们做最后一次吧,用身体来给予对方最
后的安慰。
  弱弱的手还被绑在后面,林天中在一边,天虹也不敢给她解开。就这样,天
虹疯狂的吻她的脸蛋,脖子,胸部,弱弱低声呻吟着,身体的反应表示她很舒服,
这给林天虹莫大的鼓舞。
  这次两人好像根本不用那么多的前奏,上来就直接的,弱弱低声喊着:" 天
虹,快插我,快,来最棒的!啊,啊!" 天虹当然不放弃这个机会,直接就弱弱
推到在地,推下她的裤袜,分开她的双腿,掏出自己的小弟弟,稍微湿润了一下,
就挺枪直进,瞬间,弱弱就感到一阵饱满的感觉,忍不住啊了一声。
  这时候下面的警察听到了声音,赶紧举起喇叭说道:" 上面的人听好了,你
们不要伤害人质,你们有什么要求,我们尽量满足!" 林中天听到就像笑,伤害?
人质这时候不知道多舒服呢!哈哈!
  林天虹知道自己马上可能会死,身体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能,连续抽插了两
百下,只把弱弱干的口水都流了出来。
  警察见上面没反应就有重复了刚才的话,林天中这回回答道:" 我知道你们
这都是骗人的,既然你要满足我的要求,好吧,我就给个要求,我要钱!一百万!
" 警察回复到:" 好,没问题,我们马上办,但你要保证人质安全,麻烦让我们
看一眼人质!" 林天中对着正在交合的两人说道:" 天虹,让他们看看这个婊子!
" 天虹把弱弱扶起来,只露出一个头在外面,他站在弱弱身后,又插了进去,两
手拽着弱弱的两条胳膊,疯狂的抽插着,弱弱露出一个脑袋,对下面喊道:" 我
很安全,啊,你们快救我,啊,啊……" 她被天虹抽插的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下面的警察没弄明白上面什么情况,都心说弱弱再搞什么飞机。等弱弱说完,
天虹把她往后一拉,双手伸向前边两手挑弄着她的乳头,下面继续抽插,只见弱
弱两眼微闭,嘴巴微张,秀发乱颤,舒服的早已经到了九霄云外。突然,天虹使
劲顶了几下,拽出小弟弟,伸手稍微示意了一下弱弱转过身,弱弱立即转过身跪
在地上,张口就把天虹的小弟弟含在口里,一股精水只喷进了喉咙里,弱弱忍不
住便吞了下去,然后使劲的把天虹的小弟弟添得干干净净,蹲坐在地,嘴角还挂
着两三滴精液。
  天虹舒服完,心疼的赶紧帮她把衣服穿好,两人又吻在了一起,相拥而泣!
  这时候,有几位特警已经悄悄的从旁边的楼上绕了过来,他们瞅准机会来到
了林中天背后,可是慢了半拍,还是被林中天他们发现了。
  林中天转过身,对他们说道:" 慢着,你再过来一步,我就杀了她。" 说着
就把林天虹拽到自己的身前,拿到顶到他的脖子。天虹不解,刚要喊哥,中天低
声说道:" 闭嘴!" 特警只好站在原地不敢再动,林中天大声说道:" 你们不要
过来啊!" 边说边向后退,已经到了房檐处。
  这时候,林中天左手偷偷塞给天虹一样东西,说了声:" 弟弟,再见!" 转
身跳了下去。
  天虹感觉不对,本能的去拉他的哥哥,可是惯性太大,就这样两兄弟一起落
了下去。飘在半空中的两人,相视一笑,哥哥仿佛在说:" 对不起,弟弟,我只
能带你飞这一次了!" 天虹仿佛再说:" 哥,下辈子还做你弟弟!" 楼顶的弱弱
在天虹掉下去的瞬间,就奔过去趴在房檐大喊着天虹的名字。原以为两人要摔死
在楼下,摔得脑浆迸裂,惨不忍睹,谁知道楼下警察为了防止特警搏斗时候摔落,
在下面已经撑起来一张气垫,反而救了两人。
  林天中为自己没死成,好像还感觉挺不满意,大声喊着,枪毙我啊,让我去
死。天虹反而为哥哥和自己没死而感觉幸运。他拿出刚才哥哥塞过来的东西,那
是一张病危通知单,原来……瞬间,他明白了一切,明白了哥哥的疯狂举动,原
来哥哥已经有了死的觉悟。
  待续……

丁香五月天亚洲图 丁香五月天亚洲图区 开心五月四房播播

上一篇:密医--生命的代价】 第三章 下一篇:没有了